流传千古的单科状元

2015-08-04 | 来源:羊城晚报

  在科举史上,金榜题名与名传后世并不是同义词,考场上的精英们往往很难成为让后人津津乐道的大名人,很多时候,名落孙山者,更容易让人记住。不过,一科金榜题名者却有不少真正的大名人,不光当时显耀,更流传千古,被称为“名榜”。

沈葆桢沈葆桢

 作者:马少华

  在科举史上,能金榜题名的无疑都是当时的精英,不过,金榜题名与名传后世并不是同义词,考场上的精英们往往很难成为让后人津津乐道的大名人,甚至很多时候,名落孙山者,比金榜题名者更容易让人记住。不过,在有些时候,一科金榜题名者却有不少真正的大名人,不光当时显耀,更流传千古,被称为“名榜”。下面这三次,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

  第一名榜 宋仁宗嘉祐二年(1057年)

  关于苏轼的一个典故大家都很熟悉,说苏轼参加科举的时候,主考官欧阳修对一份卷子非常欣赏,有意把他定为第一,但又以为是自己的学生曾巩的,为了避嫌,就把它排在了后面。后来才知道,这份卷子不是曾巩的,而是苏轼的。这个典故大家都听说过,还有不少人以为是在考状元的时候,其实是在会试。

  实际上,除了苏轼和曾巩这两位大家,这科还有不少后来的文坛大腕,比如苏轼的弟弟苏辙,曾巩的弟弟曾布。要是范围再扩大点,这科的主考官是欧阳修,还有苏氏兄弟的老爸苏洵也跟着来了,好家伙,一次考试就汇集了唐宋八大家的五位,除了那个不合群的王安石,大宋朝最会写文章的都齐了,这不是盛事是什么?

  除了这几位大文学家,这科还出了两位名气不在他们之下的大思想家,一个叫程颢,另一个叫张载。

  程颢就是著名的“二程”之一,师从周敦颐,开创的理学思想与朱熹的学说并称“程朱理学”,直接影响了之后近千年的中国人的思想;而张载,是“二程”的表叔,也是理学创始人之一,其庙庭与周敦颐庙、邵雍庙、程颐庙、程颢庙合称“北宋五子”庙,影响极为深远。

  另外,在政坛上也是人才济济,共有9人官至宰相,比如大名鼎鼎的吕惠卿、章惇、林希。尤其是吕惠卿,王安石变法的第二号人物,协助王安石推行了很多政策,是一位极其出色的实干家,王安石盛赞他说:“惠卿之贤岂特今人,虽前世儒者未易比也。”

  看到了吧?大文学家、大思想家、大政治家,而且全都是顶尖级的,称为“史上第一名榜”一点都不为过!

  但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名传千古的大名人,在这科的名次都不是很高,比如苏轼,史书上没说第几名,只说拿了个二等,至少跟前三名没关系。

  那么前三名都是谁呢?听好了:状元章衡,榜眼窦卞,探花罗恺。不好意思,都不认识。

  第二名榜 宋高宗绍兴二十四年(1154年)

  宋高宗绍兴二十四年(1154年)的考生中,出现了一位大名人——陆游。陆游的才华世人皆知,应试水平也非常高,是当时公认的状元最大热门。可惜的是,他遇上了一个人——秦桧的孙子秦埙。

  秦桧为了让自己的孙子拿状元,不光把各级考官都换成了自己人,还把最有威胁的陆游淘汰掉了。可惜,当时的宋高宗对秦桧早有意见,听说主考官选出的状元人选是秦桧的孙子,就大笔一挥,把他挪到了第三名,而把原来第二名的卷子提到了状元的位置。

  这位新科状元也不是普通人,名叫张孝祥,南宋初期最著名的豪放派大词人,上承苏东坡,下启辛弃疾,杨万里评价他:“当其得意,诗酒淋漓,醉墨纵横,思飘月外。”

  张孝祥不光写的词跟辛弃疾很相似,在胆略上也有得一拼。辛弃疾当年单枪匹马闯入数万人的敌营,将叛徒张安国生擒出来,被世人惊为天人,而张孝祥同样有此壮举。绍兴三十年(1160年),江西临川的士兵发生暴动,时任知府的张孝祥闻讯,单枪匹马独闯大营,将暴动头子斩首示众,全营士兵如睹天神,无人敢动。

  宋孝宗乾道五年(1169年)初秋,张孝祥为抗金名将虞允文送行,在芜湖一艘小船上设宴。席间,两人谈起金兵进犯与朝中主和派的所作所为,无不切齿痛恨。张孝祥本来身体就有病,再加上郁闷,喝了大量的酒,当天就去世了,年仅37岁。

  除了陆游和张孝祥,这科还有两位大诗人:杨万里、范成大。

  杨万里、范成大与陆游、尤袤合称南宋“四大诗人”,杨万里还被誉为南宋“一代诗宗”,解缙评价他说:“文章足以盖一世,清节足矣励万世。”杨万里一生写有两万多首诗,流传下来的有四千二百多首,其中以“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流传最广。范成大的诗名也不低,代表作为《四时田园杂兴》(60首),被钱锺书誉为“中国古代田园诗的集大成者”。

  除了四位文学家,这科还有一位军事家,名叫虞允文。虞允文虽然文才不足以传世,却是一位中国历史上顶级的民族英雄,曾在采石矶率两万残兵,大破60万金兵,一战灭掉了金国的南下雄心。连毛泽东都盛赞道:“伟哉虞公,千古一人。”

  一位大词人,一位大名将,三位大诗人,这科足以名传千古。可惜,在科举史上,这科只能排第二,因为还有一科更负盛名。

  第三名榜 清道光二十七年(1847年)

  在晚清,如果评选最具影响力的大人物,李鸿章肯定得排到前三名。这位被影视作品演绎无数的李大人,誉满天下,谤满天下,虽然因签过几次“条约”而成为世人唾弃的对象,但当时的大清朝还真离不开他,慈禧太后把他视为“再造玄黄之人”,连日本首相伊藤博文也称其为“大清帝国中唯一有能耐可与世界列强一争长短之人”。

  但是,李鸿章在当年的科举考试中成绩并不是很好,仅名列二甲第36名。那么,当年的状元是谁呢?说起来也不是普通人,此人名叫张之万,是张之洞的哥哥。提起张之洞,大家都很熟悉,洋务运动的代表人物,但他哥哥的成就也不在他之下,先后做过兵部尚书、刑部尚书、吏部尚书,最后还做到了一品大学士,位极人臣。

  不过,张之万拿这个状元有幸运的成分。

  那一年,首席大学士卓秉恬想让自己的老乡伍肇龄拿状元,就暗中提醒主考官,让他多看看伍肇龄的字体。对卓秉恬的提醒,主考官自然不敢怠慢,回去把伍肇龄的字体看了个遍,保证阅卷时一眼就能看出来。不过等名次出来后,主考官却傻了眼——状元并不是伍肇龄,而是张之万!

  原来,张之万的字体跟伍肇龄非常像,主考官一时大意,以为是伍肇龄的卷子,就放在了状元的位置上。

  至于那位伍肇龄,最终排在了二甲第23名。卓秉恬还想继续培养培养他,但他是个淡泊名利的人,当了几年小官就辞职回家了。回家干什么呢?当了书院的院长,干起了教育工作,一干就是60年,为家乡培养了无数人才。他过生日的时候,李鸿章还亲自送了他一副对联——“天下翰林皆后辈,蜀中佳仕半门生”。这样看来,伍肇龄的功劳其实也不在张状元之下。

  除了上面这三位,这一科还有不少大名人,比如名列二甲第39名的沈葆桢。沈葆桢是中国近代海军、航运的奠基人之一,主办了中国第一所海军学校,并建起了中国第一支近代海军舰队,官至两江总督兼南洋大臣。沈葆桢还有个身份,是林则徐的女婿。

  还有郭嵩焘,中国首位驻外大使,先后任驻英国、法国公使,堪称中国职业外交家的先驱。而且,郭嵩焘与曾国藩、左宗棠都是儿女亲家,家族势力绝对爆棚,当时名列二甲第60名。

  排在三甲第6名的叫马新贻,历任浙江巡抚、闽浙总督、两江总督等要职,后来被刺杀身亡,成为清末四大奇案之一,李连杰、刘德华主演的《投名状》就是以他为原型的。

  这一科人才济济,且大都是政治家、实干家,在晚清立下了抹不掉的功勋,堪称大清朝第一名榜。

【原标题:流传千古的单科状元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