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文雅消寒法

2018-12-29 | 来源:联合日报

《缂丝加绣九阳消寒图》

   □郑言
  人们常用“数九严寒”形容冬季之寒冷,“数九”一般从冬至那天开始,到惊蛰结束,每九天算成一段,一直到九九八十一天结束。为轻松度过漫长而又寂寥的冬季,古代文人发明了消寒图,通过画九、写九等习俗,严寒在不知不觉中溜掉了。《帝京景物略》载:“冬至日,画素梅一枝,为瓣八十有一,日染一瓣,瓣尽而九九出,则春深矣。曰九九消寒图。”元朝诗人杨允孚在《滦京杂咏》中曰:“试数窗间九九图,余寒消尽暖回初。梅花点遍无余白,看到今朝是杏株。”还有一种“写九图”,更具有浓郁的民俗文化气息,如“亭前垂柳珍重待春风”这9个字,先双钩成幅,像练习书法的“描红”一样从头九第一天开始填写,每字9笔,每笔1天,9字填完正好81天。填充每天的笔划所用颜色根据当天的天气决定,晴则为红,阴则为蓝;雨则为绿,风则为黄,落雪填白。所以,一幅“写九图”,也是81天里详细的气象资料记录。这些习俗表现了古人期盼春回大地的殷切心情。清朝吴振棫的《养吉斋丛录》记载:“道光初年,御制九九消寒图,用‘亭前垂柳珍重待春风’九字。字皆九笔也。懋勤殿双钩成幅,题曰‘管城春满’。内值翰林诸臣,按日填廓,细注阴晴风雪。”民谣说:“上涂阴,下涂晴,左风右雨,雪当中,九九八一全点尽,春回大地草青青。”
  在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有一幅《缂丝加绣九阳消寒图》,为清乾隆年间苏州绣制,纵213厘米,横119厘米。缂丝又称刻丝,是中国丝绸艺术品中的精华。缂丝能自由变换色彩,所以适宜制作各类书画作品。从传世的实物来看,早在中国汉魏时期就有缂丝工艺,到开放包容的唐代,得到不断发展和完善,但是当时制作的大多为丝带等实用物品。到北宋晚期,由于受宫廷院画的影响,缂丝从实用装饰品嬗变为艺术品的制作,用缂丝刺绣成的山水、花鸟、人物等艺术品已达到很高水平。宋徽宗赵佶曾在缂丝织品《碧桃蝶雀图》上题诗:“雀踏花枝出素纨,曾闻人说刻丝难。要知应是宣和物,莫作寻常黹绣看。”制作基地也由北方的定州向南方苏杭一带发展,有“北有定州,南有松江”之称。明朝,缂丝艺人将沈周、唐寅、文征明等人的画稿制成缂丝艺术品而闻名大江南北。清朝康乾时期,缂丝成了皇权的象征,龙袍衮服、宫中的日用品、官员的官补,无不是缂丝中的上品佳作。缂丝艺术品也得到长足的发展,采用缂、绘相结合,创作出别具一格、精巧工细的艺术作品。《缂丝加绣九阳消寒图》就是此时创作的精品,彰显了名工巧匠的高超技艺。图上的天空为宝蓝色,漂浮着片片五彩祥云,山坡溪流,苍松翠柏,梅花盛开,鸟笼、茶花、青竹、灵芝、山石点缀其间,3名男童放牧9只山羊。“九”为中国最大数,取其吉祥之意,9只山羊寓意“九阳消寒”;“三”在古代表示多数,男子属阳,有“三阳开泰”之意。图中运用了平戗、勾边线、搭梭等缂丝技法和戗针、钉线、施针、斜缠针、打籽针、擞和针等刺绣针法,整体构图饱满繁复,配色精妙雅致,主次分明,层次清晰,洋溢着喜庆和谐、生机勃勃的景象,突出了九九消寒、春回启泰的主题。图上方有乾隆皇帝御制诗一首:“九羊意寄九阳乎,因有消寒数九图。子半回春心可见,男三开泰义犹符。宋时创作真称巧,苏匠仿为了弗殊。漫说今人不如古,以云返朴欲惭吾。”这首诗称赞了宋人的“九阳消寒图”的巧妙和苏州工匠们缂丝仿画技术的巧夺天工。落款:辛丑嘉平御题,有钤印。辛丑嘉平为乾隆四十六年(1781年)十二月。
  建国后,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苏州缂丝技术得到保护和发展,涌现出一批传承人。2006年5月,苏州缂丝织造技艺入选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09年9月,缂丝又作为中国蚕桑丝织技艺入选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