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谈“教”论“育”

2018-03-13 | 来源:人民政协网

人民政协网北京3月12日电(记者 高新国)作为阻断代际贫困传递的重要渠道,教育扶贫之路如何走得更加顺畅?如何推进城乡教育一体化,使教育更加公平?如何培养道德高尚、身心健康,充满文化自信的高素质人才?3月12日上午,民盟6组委员发挥界别优势,围绕如何推进教育扶贫和教育公平积极建言献策。委员们争先发言,教育部和国务院扶贫办有关负责人认真聆听,与委员互动交流,一起谈“教”论“育”。

避免“有校无生”的资源浪费

“随着经济发展,教育经费已不是最突出的问题,主要是分布不平衡。”温思美委员第一个发言,强调教育经费存在城乡不平衡和东西部不平衡问题,影响县级以下义务教育水平,而中西部师资力量相对薄弱,也不利于东西部教育均衡发展。此外,“现在高校农村生源比例不高,中西部地区更低。”温思美说,这难以满足农村贫困地区脱贫和乡村振兴战略实施的人才需求。

经费不足,设施落后,师资匮乏,其实,近几年国家或社会组织在不同程度上弥补和解决中西部落后地区教育问题,也取得了明显成效。问题是,可能面临资源闲置的尴尬。

王维平委员曾是山西某市主管教育的副市长,他说,有次调研了解到,一所300多名学生的农村学校没有食堂,通过协调很快解决问题,但过几年再去,这里只剩下23名学生。“我感觉很痛心。”王维平形容当时的心情。

“2011年全市农村一年级新生4万多人,到2016年变成2万多人。”王维平说,没想到农村人口流失如此严重。城市化进程加快,对农村人口的虹吸效应可能会更大,王维平建议,对未来农村人口变化情况应提前预判,避免“有校无生”情况出现。

王维平委员所言引起赵振铣委员共鸣。他介绍,前几年组织力量给一些地方捐建校舍,当时一所学校100多名孩子,过几年再去就剩下20多人,大量孩子到县城就读了。“教育扶贫政策,要应对农村人口迁徙,及时调整规划。”赵振铣说,特别是省市州政府应结合实际,制定政策,让有限的教育资源配置起来。

一方面资源闲置,另一方面资源紧张。

“黑屋子,泥台子,里面坐着穷孩子。”这种现象几乎在农村地区已经没有了,从事教育研究的李剑萍委员说,农村校舍硬件建设跟上了,但教育水平跟不上,导致大量农村孩子进城学习,其中更多聚集到县城。这是导致许多县城学校出现大班额的重要原因。

李剑萍说,县城教育在推进城乡教育一体化和教育扶贫中具有桥头堡作用,但现在处于“夹心层”,受关注不够。学校建设落地难,导致超大学校出现,几千人,甚至上万人的学校,给管理带来重大难题,而师资不够,直接加重老师负担,早出晚归,压力较大。他建议,以解决县城学校大班额为牛鼻子,统筹农村师资、教育公用经费等,促进县城教育发展,推进城乡教育一体化进程。

让优质教育资源流动起来

来自新疆的陈旗委员给大家讲了个故事。利用暑假,他们曾组织一些贫困地区的孩子到乌鲁木齐等城市“见世面”,有些孩子见了动漫设计,就说大了要当工程师,有的说要当老师,回来后利用报告会向家长汇报,许多家长都哭了。他们觉得孩子有目标,自己也不能等靠要,增强了赚钱的积极性。

这里的孩子需要了解外面的社会,而在整体教育方面也需要提升,但缺的是老师,如果有先进地区师资影响,孩子们会更加勤奋向上,有力推动整个家庭脱贫。“双语老师和职教老师紧缺,供不应求。”陈旗委员似乎“求贤若渴”,希望一些援疆省份继续派出老师,并从制度上实现常态化。另外,建议教育部在更大范围、更广领域,从幼儿教育到职业教育统筹考虑新疆贫困地区师资问题。

相对落后地区需要优质师资,在同一地区也需要教育资源均衡。

从事教育培训行业的俞敏洪委员,对培训机构加重学生课业负担的观点并不完全赞同。“从根本上遏制住幼升小、小升初的选拔考试是关键。”俞敏洪说,应加大对进行选拔考试学校负责人的处理力度,否则,家长还会为了让孩子进入好学校而送孩子到培训机构学习。“学区房”也是助推孩子进入培训机构学习的重要因素。俞敏洪说,学校不能动,但老师可以流动,如果好老师经常在不同学校之间流动,就不会出现所谓的“学区房”。

有了优质资源,关键是如何利用好,培养出高素质人才。“身体健康和心理健康是底线。”王维平委员说,没有这两方面,其他再好也会大打折扣。颜明委员说,应将爱国主义教育放在重要位置,从幼儿园开始就应该学唱国歌,而贾楠委员则强调道德教育和爱岗敬业教育,增强年轻人的吃苦耐劳性和职业忠诚度。吴为山委员建议,将优秀传统文化渗透在教材中,增强学生的文化自信力。

要适应人口流动“快车道”

“仔细听了大家发言很受启发,尽可能现场回应,有些问题协商沟通后给委员解释。”教育部发展规划司司长刘昌亚与委员坦诚交流。

结合推进教育公平,针对高校农村生源下降问题,刘昌亚表示,国家已出台支持贫困地区农村孩子报考重点大学计划,录取人数逐年增加。在职业教育上加大投入力度,甚至有些高校的涉农专业免收学费。

“教育扶贫是方向。”刘昌亚说,教育部门与扶贫部门一起对贫困户孩子建档立卡,保证孩子上学。针对西藏和新疆地区学生开设内地班,他们当中很多学生进入教师行业,帮助贫困地区推动解决因语言问题带来的扶贫障碍,而且在西藏、新疆贫困地区推广普通话,以便交流,推动脱贫。

对于因农村人口流动给教育带来的影响,刘昌亚用“教育慢变量遇到人口流动快车道”来形容教育扶贫遇到的问题。他说,政策制度落实有个过程,但人可以拎包就走,政策不会。刘昌亚表示,这是导致一些地方校舍等教育资源闲置的重要原因,而学生流动走了,教师因为编制、人事等原因不能随意流动,也是资源浪费。这方面问题要逐步加以解决。

“聚焦深度贫困,让贫困家庭孩子更好接受义务教育,防止辍学。”国务院扶贫办开发指导司司长海波,对如何促进教育扶贫同样给出了相应解释。他说,要一村一策,从长远建立村里人教村里人、乡里人教乡里人机制,发挥好教育阻断代际贫困传递的重要渠道作用。

政协要闻

新闻排行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