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下市场没管住司机 资本"催熟"的滴滴收获苦果

2018-05-16 | 来源:新华网

  资本的注入让滴滴“快速成长”,使其迅速主导了网约车市场,但同时也让滴滴在资本面前骑虎难下。用户担心涨价、司机担心补贴降低、抽成太高。尤其是在提升服务和保障乘客安全方面,企业更应该肩负起应尽的责任。在资本的“急功近利”之下,如何才能实现企业的良性发展?

  资本疯狂注入,滴滴不止打车业务

  滴滴官网显示,滴滴出行为超过4.5亿用户提供出租车、专车、快车、顺风车、豪华车、公交、小巴、代驾、租车、企业级、共享单车等全面的出行服务。日订单已达约2500万。

  今年3月发布的《2017年中国独角兽企业发展报告》显示,滴滴出行估值560亿美元。有媒体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滴滴今年计划寻求估值至少700至800亿美元的IPO。支撑这一估值的,是滴滴悄然建立的庞大而复杂的产业架构。记者梳理发现,目前滴滴的新业务有金融、滴滴维保、无人车、外卖、共享单车等。意味着那些给滴滴数百亿美元估值的投资大佬,其实不是在赌一款打车软件的成败,他们是在赌一个产业帝国的未来。

  一轮轮的融资之下,资本的注入迫使滴滴“快速成长”,迅速占据了主导市场的地位,但同时也被资本洪流所裹挟。此前有媒体报道,滴滴的GMV(流水交易额)在2017年达到250到270亿美元,增长超过70%,并基本盈利。2018年预计将顺利实现盈利。

  然而,就在投资人感慨终于见到“回头钱”的时候,滴滴遭遇了美团“抢地盘”和各地网约车新政的密集落地的双重夹击。有业内人士分析,如果滴滴在各地落地备案,不光人力、物力、财力将受到影响,其庞大的司机群体将受到冲击,势必影响其主导市场的地位,这也是即将IPO的滴滴所不愿面对的。

  滴滴烧钱成习惯,砸出百万“通缉令”

  济南空姐遇害事件发生后,5月10日晚间,滴滴发布了公告悬赏100万元寻找涉事司机,并公布了司机的姓名、身份证号和联系方式。这份“通缉令”却引发争议,支持者有之,反对者有之。

  反对者认为,滴滴此举故作姿态,广告意味甚浓。关于投诉网约车的报道并不少,但每次出事后基本上遵循既定程序,媒体曝光,平台审核并界定性质,随后做出处罚,似乎每一次的事件都是到此为止。

  如果滴滴不能通过制定规则来规范网约车司机,那么国家和地方层面都公布了网约车管理办法,为何却在最后落地并执行时卡了壳?

  网约车用“烧钱”和司机服务来满足乘客出行的需求,很快从无到有,在密不透风的出租车行业打开了缺口。享受了互联网+的浪潮带来的打车便捷、低价的乘客,很难再回到以往打车等半天的时代。但全国日订单量以百万级计的专车仍身份不明、游离于法律之外,安全性一直没有政府有效监管,乘客的利益显然并未得到充分的重视。

  济南社科院经济研究所王征所长认为:“平台就是载体,至少从技术上进行把关,应该保护消费者,有些甚至睁一只闭一眼,纵容这种行为。现在还是粗放发展,他们是第一把关人。”

  “现在网约车市场已经稳定了,在后网约车时代,企业应该承担社会责任,提供好的服务,遵循基本的公序良俗。如果没有法律明确规定的话,平台应该守住社会的底线,给市民提供安全的服务,不能什么人都进 来。”山东大学交通规划设计研究中心主任张汝华说。

  “从业资格监管现在太松了”

  网约车出现恶性事件看似偶然,但是背后反映的问题确是政府的管理体制问题。交通部出台国家层面的网约车政策之后,因为比较宽松而赢得了社会公众的赞许。后来各个地方出台政策后,绝大多数地市都招致了争议。

  山东大学交通规划设计研究中心主任张汝华认为,出现恶性事件固然让人悲痛,但是政府和企业应该反思现有的管理体制以及行业的发展,“不能因噎废食,不能走回头路,也不能一棍子打死”。

  记者梳理相关报道,网约车司机出现问题后都是一片骂声,出租车司机有了投诉后也被指素质低下,现在舆论似乎走入了两个极端,这恰恰反映了网约车市场的不成熟。

  “政府制定政策是不是真正符合市场规律?执行起来是不是有力度?政府和企业本来应该为老百姓出行服务,为何现在互相不理解?”张汝华说。

  张汝华认为,国家的顶层设计要考虑到现实情况,不能用运动式的方式解决市场问题,虽然地方政府执法面临困难,但也应该进行探索和尝试,不能有所偏重,对企业区别对待,更不能有“私心”。

  对于网约车的监管问题,济南社科院经济研究所王征所长则表示,网约车监管跟互联网无必然联系,因为在网约车出现之前,传统出租车市场也有恶性事件,问题就出在监管不力上。

  “九龙治水,各部门各管一摊,出了问题才防范,大家还有安全感吗?从业资格监管现在太松了,互联网+利用法律漏洞做事,政府应该进行有效的规范。”王征说。(刘飞跃 李晓东)(完)

热点

新闻排行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