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文帝杨坚如何实行法治

2018-06-21 | 来源:搜狐历史

 一

  天朝舆论,向来宣传依法治国。

  开皇元年,公元581年,大隋党和国家事业的领导核心文帝杨坚,刚登上帝位开始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就提出全面依法治国的战略布局。

  依法治国,首先要有法可依。杨坚下令高颎、杨素等人领衔改定新律,是为《开皇律》。

  两年后,即公元583年,杨坚在亲自审查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公安部等政法部门的工作总结时,发现一年审理的案件有万件以上,深感法律过于严密,恨不得让人举手触禁、动辄犯法。

  杨坚信佛,是个宽仁的皇帝核心,不能让治下的百姓被法律罗网层层包裹,那样天朝的脸面也不好看。就找来苏威、牛弘等人主持修订律文,“以轻代重,化死为生”“杂格严科,并宜除削”,能轻判的就不重罚,能判刑的就不处死,过于严苛的律令条文,全部予以废除。

  按说在这样宅心仁厚的核心领导之下,全面依法治国的“法治梦”“大隋梦”应该很快实现了吧。《开皇律》作为大隋《宪法》,不再只是顶个球,甚至球也不顶吧。

  实践是检验理论的唯一标准。有件事情,可以看出在杨坚核心的内心深处,法律到底顶不顶个球。

  二

  开皇十七年,公元597年的时候,隋朝经济比较混乱,经常有人在金融市场上兴风作浪,使用成色不足、分量不够的“恶钱”,扰乱人民币流通秩序。杨坚大怒,“禁行恶钱”。

  可偏偏有人非要往枪口上撞,“有二人在市,以恶钱易好者”,两个不怕死的投机倒把分子在央行门口,公然用被禁止的“恶钱”劣币,兑换良币。

  既然你非要往枪口上撞,就别怪阎王爷收你。巡街的衙役当场把他们逮捕,人证物证俱在。

  整顿经济秩序的工作向来都是杨坚核心一手抓的,案子需要他亲自审理过目。报到杨坚那,大手一挥,拉出去砍了。

  大理少卿、最高法副院长赵绰挺身而去,当即进谏,“此人所坐当杖,杀之非法”,按照法律规定,这两个人应受杖刑,打几棍子,不能杀。

  杨坚曰:“不关卿事”,朕想杀就杀,关你毛事!

  赵绰继续理论,“陛下不以臣愚暗,置在法司,欲妄杀人,岂得不关臣事”,你把我放在最高法这个位置上,现在又当着我的面乱杀人,怎能说是不关我事!

  皇帝怒了,“撼大木,不动者当退”,你这个小赤佬,蚍蜉撼大树啊,摇不动就识相点,别闹了!

  按说核心已经把话说到这份上了,可赵绰还是威武不能屈,“臣望感天心,何论动木”,我要感动的是陛下天心,何止是大树。这话说得很有艺术,悄无声息之间还拍了杨坚一马。

  虽然被拍得挺舒服,可杨坚不领情,“啜羹者热则置之,天子之威,欲相挫邪”,兄弟,喝过热粥吗,粥太烫,你还想喝,不怕烫得满嘴泡吗,边上凉快凉快去吧。你是不是想压制核心权威、触犯领袖逆鳞啊?你要试试朕的天子剑吗?

  杨坚这话可谓图穷匕见,道出了内心对法律制度、对依法治国的真实想法。

  三

  最高法副院长赵错的法律思维和领袖核心杨坚的法治思维,显然不在一个层面上,可谓鸡同鸭讲。

  很简单的一个案子,赵绰很简单的要求依法判案,不得法外滥刑。杨坚想的却是,你小子是不是要拿法律来压我天子的权威,挑战我领袖的地位,核心意识怎么看齐的!

  特么的,究竟是法大,还是朕大;到底是法强,还是核心强!

  博弈的结果,当然是领袖为大,核心恒强。法律,真真是球都不顶!法律要维护的,只是领袖的龙威,核心的地位。至于小民的冤屈,百姓的利益,顶多装饰门面而已。

  杨坚全面依法治国的本质,也就此显现。法律、宪法、《开皇律》在杨坚核心那,真真是顶个球。这也算是极好的了,在其他朝代,球也不顶。

  四

  有人说,杨坚不依法办事,更多针对的是官员的行为,是在加大对官员处罚力度,是在全面推进从严治党、从严治吏。让那些当官的不舒服,给干部们带上紧箍咒,小民百姓是乐于见到并且热烈支持的。

  殊不知,这是领袖策略,核心权术。手中拥有能与皇权、与核心相抗衡权力的干部们,都被杨坚核心用越过法律、突破规章的方式收拾得服服帖帖,那手无寸铁的百姓如何面对强大的皇权?

  杨坚很辛苦,好不容易将干部队伍捋顺,就“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二代核心炀帝杨广接过老爹的大旗,继续在违法办事、滥施刑罚的大道上狂奔,只不过严刑酷法的对象已经由干部队伍,转变为小民百姓。吃瓜群众的下巴都掉了!

  大一统的强盛隋朝短命而亡的逻辑,也就在其中了。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