瞿秋白与鲁迅:相见恨晚的挚友

2019-01-21 | 来源:联合日报

□杨帆
  1931年1月,在王明一伙的操控下,瞿秋白被撤销领导职务,被迫离开工作岗位。随后,瞿秋白(时居上海)与中国左翼作家联盟取得联系,开始了在文化战线的工作。5月初,瞿秋白在左联秘密机关刊物《前哨》上看到鲁迅的文章《中国无产阶级革命文学和前驱的血》,连连称赞说:“写得好,究竟是鲁迅!”此时瞿秋白尚未与鲁迅谋面,但早已熟悉鲁迅的文风,喜欢他犀利而充满战斗力的文章,对这位左联“主帅”充满敬仰。
  瞿秋白搬到紫霞路68号后,冯雪峰常来谈工作或取文稿,每次瞿秋白都要问鲁迅对工作有什么意见,鲁迅在写什么;也因为是谈左联的工作,所以每次谈话都会谈到鲁迅。冯雪峰见到鲁迅时,会转告瞿秋白对工作的意见,也会谈起瞿秋白的情况。鲁迅很看重瞿秋白的意见,也很看重瞿秋白的杂文,很欣赏瞿秋白的文艺理论文章,好几次对冯雪峰说:“真是皇皇大论!在国内文艺界,能够写出这样论文的,现在还没有第二个人!”
  当冯雪峰谈到瞿秋白对一些译文的意见时,鲁迅认为,要抓住瞿秋白,让他多翻译俄文原版作品。此后,只要收到有价值的俄文材料,鲁迅都会转交瞿秋白翻译。在两人见面之前,鲁迅转交瞿秋白翻译的书,有苏联作家格拉特柯夫的长篇《新土地》;翻译家、散文家曹靖华译著《铁流》中涅克拉索夫写的2万字的序文、卢那察尔斯基《被解放的堂·吉诃德》等。其中,《新土地》未等出版,其译稿便毁于“一·二八”事变时日军的炮火;《被解放的堂·吉诃德》于1931年12月起在《北斗》上连续刊登,后因《北斗》停刊而中止,于1933年10月,由鲁迅交联华书局出版单行本。
  瞿秋白第一次给鲁迅写信在1931年秋,译完《铁流》序文并将其中部分译稿与原著进行核校后,由冯雪峰转交鲁迅时。信中开头的称呼是“迅、雪”,称呼非常亲切。11月鲁迅的《毁灭》译著出版后,瞿秋白在对照俄文原著校读后,再次给鲁迅写信,说“你译的《毁灭》出版,当然是中国文艺生活里面的极可纪念的事迹”,并在信中表述相“见”恨晚的真挚而朴实的感情。鲁迅将这封6000字的长信以《论翻译》为题于12月11日在《十字街头》发表,在给瞿秋白的回信中热情地说:“看见你那关于翻译的信以后,使我非常高兴……”在这两封信中,他们都以“敬爱的同志”相称,这在鲁迅是极少有的。
  1932年夏季,这对神交已久的挚友终于见面了。在冯雪峰的陪同下,瞿秋白来到四川北路的拉摩斯公寓(后更名北川公寓),叩响了鲁迅的房门。当两人面对面站在一起时,仿佛久别的手足至亲重逢,没有繁文缛节,没有多余的客套,只是紧紧握住对方的双手。然后,鲁迅递给瞿秋白一支香烟,在淡淡的烟雾中,两人开始了倾心的交谈,也开始了共同领导左翼文化运动的战斗旅程。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