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碧灵:坚决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

2019-03-06 | 来源:人民政协报

全国政协常委、湖南省生态环境厅副厅长潘碧灵谈坚决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


“与长江相通的洞庭湖最少的时候(长江江豚)只有72头了,现在又恢复到110多头。”3月3日下午,全国政协十三届二次会议开幕之前,“委员通道”开启,全国政协常委、民进湖南省委会主委、湖南省生态环境厅副厅长潘碧灵一亮相,便带来了“比大熊猫还珍贵”的长江江豚数量增加的好消息,这一利好得益于长江流域生态环境的改善。他寄语未来,只要坚持走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之路,充满生机和活力的万里长江,不久便可以再次呈现“鹰击长空、鱼翔浅底”的景象。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要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生态环境,像对待生命一样对待生态环境”……今日之中国,生态环境保护的科学理念已深入人心,生态文明建设领域史无前例的深刻变革正铿锵前行。尽管面临复杂的国内外形势和经济下行的压力,2018年中国交出的成绩单中,高质量发展的成色十分亮眼。
  
  在压力叠加、负重前行的关键期,如何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举国关注,举世瞩目。
  
  生态兴则文明兴。在环保领域工作多年的潘碧灵,多次在全国两会期间围绕大气污染防治、洞庭湖生态环境治理、农村环境整治、土壤污染防治和助力脱贫攻坚等问题建言献策,为推进我国生态文明建设贡献着自己的一份力量。在他看来,建设生态文明,关系国家未来,关系人民福祉,关系中华民族永续发展。
  
  “污染防治既是一场攻坚战,也是一场持久战”
  
  2012年11月,中共十八大通过的《中国共产党党章(修正案)》,把“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建设生态文明”写入党章,开世界之先河,引举世之瞩目。
  
  中共十九大报告提出,要坚决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精准脱贫、污染防治的攻坚战,使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得到人民认可、经得起历史检验。随后,中央发出了关于全面加强生态环境保护、坚决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的意见。
  
  为了每一个中国人的全面小康,为了子孙后代的蓝天碧水净土,污染防治攻坚战鏖战正酣。
  
  ■污染防治既是一场攻坚战,也是一场持久战,既要不欠新账,也要多还旧账,需要政府、企业、社会的共同参与,需要法律、行政、经济等多种手段的综合施治,尤其需要“真金白银”换来“绿水青山”。
  
  ■污染防治攻坚战比脱贫攻坚战涉及的人口和地域要宽得多,工作任务也要艰巨得多,对污染防治攻坚战每年财政的投入总量至少不能低于脱贫攻坚战,增幅不能低于财政收入增长幅度。
  
  记者:坚决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是中共十九大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您如何评价污染防治攻坚战第一年取得的成果?
  
  潘碧灵:中共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中共中央坚持把生态文明建设摆在治国理政的突出位置,污染治理力度之大、制度出台频度之密、监管执法尺度之严、环境质量改善速度之快前所未有。国家先后出台了“大气十条”水十条”“土十条”,中央财政先后设立了生态、气、水、土壤、农村环境整治等专项资金,对国家重点生态功能县建立了纵向生态补偿机制,为我国生态环境保护工作发生历史性、全局性、转折性变化作出了积极的贡献。
  
  去年通过召开各级生态环保大会,进一步强化了各级党委、政府及有关部门责任,生态环境大格局不断深化,通过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解决了一批突出的生态环境问题,污染防治攻坚战取得重大进展,生态环境状况继续改善,完成既定的年度目标任务,超过“十三五”规划序时进度要求。以蓝天保卫战为例,全国338个地级及以上城市优良天数比例为79.3%,同比提高1.3个百分点;PM2.5浓度为39微克/立方米,同比下降9.3%。
  
  记者:过去一年污染防治的成绩有目共睹,我们是不是就可以松一口气了?
  
  潘碧灵:当然不是。尽管我国环境质量改善已取得一定的成效,但距离显著改善仍有一段较长的路要走。国际经验表明,从大规模治理到环境质量显著改善一般要经过30—40年的治理历程。
  
  以大气环境质量为例,目前,美国空气质量最差的城市洛杉矶PM2.5年均浓度为12微克/立方米,比世卫组织三阶段目标(15微克/立方米)低3微克/立方米。而我国338个地级以上城市中,能达到世卫组织一阶段目标(35微克/立方米)的城市仅占29%,PM2.5平均浓度43微克/立方米,超标29%。但我们同时也要看到,洛杉矶的PM2.5年均浓度从35微克/立方米降低到12微克/立方米,整整用了30年。
  
  记者:洛杉矶空气质量的变化历程能给我们什么启示呢?
  
  潘碧灵:我国的生态环境问题是长期形成的,解决也非一朝一夕,污染防治既是一场攻坚战,也是一场持久战,既要不欠新账,也要多还旧账,需要政府、企业、社会的共同参与,需要法律、行政、经济等多种手段的综合施治,尤其需要“真金白银”换来“绿水青山”。
  
  记者:该怎么理解“用‘真金白银’换‘绿水青山’”这句话?
  
  潘碧灵:根据国际经验,一个国家和地区要有效扼制生态环境质量恶化,当年生态环保投入要占到GDP的1.5%以上;要使生态环境质量明显改善,当年生态环保的投入要占到GDP的3-3.5%以上。目前,我国虽已建立起多元化的生态环保投入机制,但仍然不全面、不充分、不到位。首先是生态环保的投入与显著改善环境质量的要求比仍有较大差距。2017年我国GDP总量82.7万亿元,相应的生态环保投入应为2.5-2.9万亿元以上,实际上我国生态环保投入每年仅1-1.5万亿元,缺口至少在1万亿元以上。
  
  其次是污染防治攻坚战的资金缺口大。中央财政每年用于大气、水、土壤污染防治专项资金才400多亿元,“气十条”“水十条”“土十条”每个政策的需求都是数万亿元,当前投入与实际需求相差太大,尤其是中西部地区,环境基础设施建设严重滞后,欠账较多。
  
  记者:听您这么说,资金短缺已成为污染防治攻坚战向纵深推进的突出瓶颈。那该如何应对?
  
  潘碧灵:我认为应该按照污染防治攻坚战年度目标任务,不断加大财政投入。污染防治攻坚战比脱贫攻坚战涉及的人口和地域要宽得多,工作任务也要艰巨得多,对污染防治攻坚战每年财政的投入总量至少不能低于脱贫攻坚战,增幅不能低于财政收入增长幅度。加大环境税征收力度。认真分析环境税的总量、来源、结构等,有针对性地加强税收征管,确保应收尽收。此外,还要强化资金使用硬约束,广开筹资渠道,完善投资、价格、财税、土地、金融等政策,多渠道积极引导社会资金投入。
  
  “切实把中央环保督察这项生态文明建设和环境保护工作领域的重要制度用足用好”
  
  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新年贺词中所说,2018年,我们过得很充实、走得很坚定。蓝天、碧水、净土保卫战顺利推进,各项民生事业加快发展,人民生活持续改善。
  
  其间,中央环保督察作为一把“利剑”,功不可没。
  
  2015年底,中央环保督察试点河北。两年间,首轮中央环保督察实现对全国31省份全覆盖,推动解决群众身边环境问题8万余个。
  
  2019年,我们期待蓝天白云、清水绿岸、鸟语花香。这场席卷全国的环保风暴,也仍在继续。
  
  ■中央环保督察既是对各地党委、政府的一次督察、检查、巡视,也是一次生态文明理念的学习、宣贯。
  
  ■事实证明,哪个地方的党委政府绿色发展理念树得牢,生态文明建设和环保工作决策正确,相关部门环保责任落实到位,这个地方的发展就能良性循环,人民群众获得感强。
  
  ■要把这一制度用足用好,首先要明确中央环保督察重点是什么。我觉得应该是环境质量改善情况、大气、水、土壤污染防治行动计划的贯彻落实情况,党委政府及有关部门的履责情况等。
  
  记者:去年4月16日,新组建的生态环境部正式挂牌。整合多个部门职能的生态环境部从曾经的“尴尬”部门变为污染防治“强势”部门。您在环保领域10多年,感触一定很深刻。
  
  潘碧灵:从1974年到2018年,我国环保机构经历了7次变革,逐步从小环保发展到了大环境。确实,环保机构的每一次改革都在级别、权限上不断提高、增强,对于推动环保发展起到了积极作用。
  
  从近十几年的机构改革情况来看,环保机构的变化体现在人员编制、职责范围的扩大,机构规格在不断提升,体现了中央对环保工作越来越重视。环保工作由过去的工业污染防治到城市污染防治、农村污染防治,最后扩大到生态环境保护,赋予环保机构的职责职能、任务越来越多,对环保机构的要求也越来越多。
  
  记者:中央环保督察是生态文明体制改革和环境保护落地落实的重要抓手,您如何看待它的成效?
  
  潘碧灵:中央环保督察既是对各地党委、政府的一次督察、检查、巡视,也是一次生态文明理念的学习,宣传贯彻。不仅推进加快解决了一批突出环境问题,也使党政干部在中央环保督察中对生态文明有了新认识,人民群众在其中有了获得感。未来要切实把中央环保督察这项生态文明建设和环境保护工作领域的重要制度用足用好。
  
  记者:如何实现您说的“用足用好”?
  
  潘碧灵:要把这一制度用足用好,首先要明确中央环保督察重点是什么。我觉得应该是环境质量改善情况、大气、水、土壤污染防治行动计划的贯彻落实情况,党委政府及有关部门的履责情况等。我们知道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一共向地方交办举报件10.4万件,其中8万件是涉及垃圾、油烟、恶臭、噪声、散乱污企业污染以及黑臭水体等具体的环境问题。这些具体的环境问题应该主要靠常态化的日常执法监管来解决,即使是这些具体环境问题的形成,相当一部分也是地党委政府决策不正确或者不落实,有关部门环保责任不到位,不作为或者乱作为所致,应该把具体环境问题背后的党委政府及有关部门的责任作为督察重点突出出来,解决这个问题,更带根本性和全局性。
  
  记者:伴随着中央环保督察的进行,有关“环保影响经济发展”的论调一直未曾停息。您如何看待这一现象?
  
  潘碧灵:环境保护是促进中国经济换挡升级非常重要的动力,会带来企业竞争力正向效益的提高。有的地方政府只看到企业纳税提高财政收入,看不到企业的污染带给人民的痛苦,看不到治理污染的长期性和艰巨性,作出的决策不符合绿色发展理念;有的地方环保部门还在单打独斗,大环保的格局仍未形成。事实证明,哪个地方的党委政府绿色发展理念树得牢,生态文明建设和环保工作决策正确,相关部门环保责任落实到位,这个地方的发展就能良性循环,人民群众获得感强。就以刚才我谈到的美国洛杉矶为例,30年间PM2.5年均浓度从35微克/立方米降低到12微克/立方米,但GDP的总量却增长了6倍,因此,从长远看,经济发展与生态环境是可以协同发展的。中央环保督察应该重点关注突出生态环境问题背后的党委政府及有关部门决策和环保责任落实,积极推动环保督察向纵深发展,更好发挥对经济转型提质的倒逼作用,促进地方党委政府更加自觉地把经济社会发展与生态文明建设统筹起来。
  
  记者:毫无疑问,中央环保督察掀起的这一场“环保风暴”为打赢污染防治攻坚战保驾护航。但我们在地方采访时接触到一些地方官员,他们表示“工作没少做,但也没少被问责追责”,压力相当大。
  
  潘碧灵:这就需要我们在工作中更加注重科学评判。实事求是地评价环保工作实绩,对那些确实真抓实干,但由于历史原因或客观情况导致在某一时段、某个局部进展滞后的,应作具体分析,在督导加压的同时,要给予指导,保护其工作积极性;而对那些不作为、乱作为以及不担当、不碰硬的,必须严格追责。
  
  记者:他们确实面临现实的压力和困难。
  
  潘碧灵:对。污染防治攻坚战具体落实在基层政府和企业,全国各地社会经济发展与生态环境基础差异大,面临的生态环境问题也各不相同,生态环境保护管理体制改革正在推进,机制能力建设还不到位,依然面临“小马拉大车”的局面,基层和乡镇尤其薄弱。企业是社会的重要主体,是社会经济的主要生产者,是环境资源的开发利用者和污染物的排放者。企业达标排放是企业履行环境污染治理主体责任的基本底线。在污染防治攻坚战的阶段,不少企业面临着限期治理达标排放的要求,面临环境治理设施和能力不适应等问题,急需政府和科研机构、咨询服务机构加强技术指导,实事求是制定综合解决方案,帮助企业制定高效的环境治理解决方案。
  
  记者:今年新一轮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又将启动。您认为该如何继续完善这一制度?
  
  潘碧灵:中央环保督察冠以“中字头”代表党中央、国务院,督察组组成应更具代表性,包括中央和国务院有关部门参加。中央环保督察组组成设计是由现职或近期退出领导岗位的省部级干部担任,生态环境部牵头,监察委、中组部的相关领导参加,但实际工作中,相关部委没有参与或参与不够,主要还是生态环境部门唱独角戏。一些地方党委政府看到上级来督察的主要是生态环境部门的人,觉得环保督察就是环保部门一家的事,把“环保督察”变成了“督环保”。有的部门的领导认为是生态环境部门督察他们,这不利于“党政同责、一岗双责”生态环境大格局的形成和责任落实。因此,今后有必要调整完善中央环保督察组的组成结构,由中办、国办牵头,中央、国务院有关部门参与,使中央环保督察组组成更具权威性、代表性。同时,中央环保督察不应只督地方党委政府,也应学习借鉴中央巡视,督中央有关部门,从中央层面就开始体现出“党政同责”“一岗双责”,这对推动地方“党政同责”“一岗双责”的落实和地方环保督察,更具示范性、指导性。
  
  “没有奉献精神,当不好政协委员”
  
  “雾霾飘在天上,根子却在地上。”时间定格在2013年3月7日,全国政协十二届一次会议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第二次全体会议,当天,潘碧灵以《梦想成真靠实干》为题作大会发言。在潘碧灵这位三届“老委员”十多年的履职路上,这次经历令他印象深刻。
  
  在这份大会发言背后,潘碧灵经历了多个日夜的深入调研,邀请相关领域专家座谈,反复修改斟酌发言稿。这次发言也引发了国家层面和公众层面的广泛关注,为推动我国近年的大气污染防治发挥了积极作用。而这只是潘碧灵十多年建言资政、尽责履职的一个缩影。
  
  ■进入新时代,作为一名全国政协委员,不仅要有坚定的政治方向,讲政治、懂规矩、守纪律,还要进一步提升参政履职的能力和水平,着力在提高提案质量上下工夫。
  
  记者:大会开幕前您在“委员通道”上讲述了长江生态环境的改善。我知道您近年来一直关注洞庭湖生态环境的改善,现状如何?
  
  潘碧灵:作为中国第二大淡水湖,洞庭湖是长江流域重要调蓄湖泊和湿地,被称为“长江之肾”,生态地位尤其重要。但由于过去长期掠夺式地开发和利用,特别是受违规采砂、过度捕捞、养殖污染等方面的影响,洞庭湖生态破坏严重,自然保护区湿地面临着面积锐减和功能退化的威胁。
  
  面对严峻的生态环境形势,湖南这几年一直把洞庭湖生态环境整治作为“一把手”工程强力推进,实施洞庭湖生态环境专项整治“三年行动计划”,全面推进农业面源污染防治、城乡生活污染治理、采砂秩序整顿等十大重点任务和大通湖、华容河等九大片区集中整治。
  
  我们都知道,越是面上的工作越难做。我希望国家层面加大统筹协调和支持力度,实现高位推进,多方联动,综合施策,精准发力。比如,尽快批复实施《洞庭湖水环境综合治理规划》,加大项目和资金倾斜力度,加大技术支持力度,全面加大生态保护和修复力度等。
  
  只有以更长远、更可持续的视野全面加强洞庭湖的研究、治理和保护工作,才能还洞庭湖一湖碧水,守住宝贵的“长江之肾”。
  
  记者:汪洋主席在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闭幕会上对委员们提出了要求,希望“大家做好新修订章程施行第一年的‘委员作业’”。您能否分享一下过去一年的履职报告?
  
  潘碧灵:去年我参加了年度全国政协、省政协所有全会、常委会议,三次参加全国政协住湘全国政协委员座谈会,先后参加全国政协赴云南、四川开展的脱贫攻坚、污染防治专题调研。
  
  在全国政协、省政协全会上共提交“关于继续支持湖南重金属污染防治工作”等提案20多件。其中,“关于进一步推进中央环保督察制度的提案”被民进中央作为党派集体提案,获评民进中央2018年度参政议政成果二等奖。在全国政协污染防治、脱贫攻坚专题议政性常委会议上共提交8篇书面发言材料,以《生态补偿亟待增强硬约束》在全国政协污染防治专题议政性常委会议上作大会口头发言。我还积极参加全国政协网络议政远程协商活动,就“推进民营企业聚力智能制造,促进民营经济高质量发展”“充分发挥汉语拼音及其正词法在民族交往和普及国家通用语言文字中的作用”等提出建议。
  
  2018年我一如既往地积极尽职履责,可以说,交上了一份自己比较满意的委员作业。
  
  记者:每年全国两会,您都会提交多件高质量的提案,还曾获评全国政协“优秀提案”。未来在履职道路上还有什么新目标吗?
  
  潘碧灵:进入新时代,作为一名全国政协委员,不仅要有坚定的政治方向,讲政治、懂规矩、守纪律,还要进一步提升参政履职的能力和水平,着力在提高提案质量上下功夫。如果说有什么目标的话,我希望通过自己这一届五年的努力,争取再获一个全国政协的“优秀提案”奖,再作一次大会发言,为自己关注的领域尽力鼓与呼。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