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遣部队策应大军渡江的日日夜夜

2019-04-15 | 来源:联合网

画作《渡江战役第一船》

渡江战役资料图

□张家康
  1954和1974年,上海电影制片厂先后赴安徽省繁昌县,拍摄黑白和彩色故事片《渡江侦察记》,军事顾问是当年的参战指挥员慕思荣和高锦堂。这是一段真实的历史,渡江战役发起前,华野27军先遣渡江大队强渡长江天险,活跃在江南敌占区,策应大军顺利过江,电影艺术地再现了这段惊心动魄的战斗经历。
受命组队
  淮海战役结束后,中央军委指示华东野战军27军组建一支先遣渡江大队,由军侦察营1、2连和3连六○炮班,加上79师、81师的三个侦察班组成,总计300余人。大队长由81师242团参谋长亚冰担任,副大队长由军侦察科科长慕思荣担任。他们刚从淮海战役下了火线,就接受了这项新任务。
  他们以前多在平原、丘陵山区作战,大江大河对他们是极大的挑战。他们抓紧时间在内河学习划船、操舟、掌舵、撑篙、泅渡、救护等技能。经过一段时间的刻苦训练,他们中的许多人已经初识水性,掌握了乘船驾船的要领。
  为检验渡江训练是否过关,也为侦察江南敌情,1949年3月21和23日,大队先后派出2连1排3班和2连2排4、6班偷渡过江,捕获俘虏,侦察敌情。两次偷渡捕虏都获得成功,初步了解了江南的敌情,这就是“敌88军指挥所于繁昌,144师师部于桃冲,其所辖之445、446、447三个团,分守油坊嘴、黑沙洲、旧县(今新港)、荻港、太平街、太阳洲江防”。
  渡江前,军部想方设法为他们挑选了30余只小船,并挑选出最好的水手。在物资准备上完全依照战时需要,尽其所能,给予配备。如浮水竹筒、木筏、船橹、船桨、船杆。为防止船漏,准备了补漏用的棉花和黄泥。为避免木船行进中击出水声,准备了稻草、绳子,将其铺在船头,捆绑木桨的小皮带也事先用油浸透,以防摇桨时发出大的声音。
  船工是先遣渡江的关键帮手,要使船工乐意为渡江效力,既要解决他们的思想问题,更要相应地采取补偿措施,以免除他们的后顾之忧。先遣渡江大队协同当地党政机关,研究制定了船工家属生活困难补助办法、船工伤亡优抚条例和船只损坏赔偿规定等。
  军部在武器装备上尽量给予保证,每支步枪配备150发子弹,每挺机枪配备1000发子弹,每支冲锋枪配备250发子弹;每班带小包炸药及两枚六○炮弹,每连备火箭筒一个、六○炮一门,自带4天给养。干部携带部分银圆,并有电台一部及地图等其他必需之用品。译电员准备汽油、火柴,以便万一情况下焚毁密码本。
  根据多日的观察,先遣大队知道江南的敌巡逻艇多在夜晚8时前活动,于是决定在夜晚9时过江,登陆点选择在对岸安徽繁昌荻港十里场至夹江口20余里的地方。整个大队分为两队,一队由大队长亚冰率领,由大队机关和2连组成,分四小路成一字形,以十里场、皇公庙段为登陆点;二队由副大队长慕思荣率领,分三路成一字形,以北埂王至夹江口段为登陆点。过江的原则是力争偷渡,准备强渡。登陆后分别迅速穿插到戴公山和狮子山隐蔽。 
强渡过江
  电影《渡江侦察记》将渡江侦察的建制由营缩小为连,而且渡江指战员的着装都是解放军制服。这显然是艺术创作与观赏的需要。稍有常识的人都会明白,深入敌后的解放军必须要进行伪装。据亚冰回忆,部队“三分之二改穿国民党士兵服装,三分之一穿便装”。
  4月6日,军部下达了渡江的命令。晚9时半,亚冰等率一队,分乘8只木船,从无为县石板洲叶家墩东南侧的鲤鱼套启渡,目标是繁昌县的十里场、皇公庙。
  月色下,敌人的碉堡、铁丝网越来越近,就在即将靠岸的时刻,突然间响起了“叭叭”的枪声,敌人发现了渡江的船只,偷渡也随之变为强渡。在纷飞的弹雨中,船距离岸边越来越近,1排3班所乘的木船却被埋设在江中的木桩卡住。排长范玉山急中生智,伸直了胳臂用船篙尖钩钩住近岸的木桩,战士们顺着篙杆,一个个地攀缘上岸。登陆后,他们在繁昌荻港大成圩会合,清查完各班人数后,向狮子山穿插。
  次日清晨,他们登上了狮子山,大队长亚冰立即给27军军部发报,报告已顺利过江。就在此时,他发现东面山头上驻有敌兵,此地不能久留,他立即命令2连连长高锦堂、副指导员徐万礼和王春生在顶峰警戒,负责牵制和麻痹敌人,一定要和敌人纠缠至黄昏,以掩护一队继续向南穿插,到南陵塌里牧村集中。
  经过细致观察,高锦堂等人发现,敌人穿的是灰军装,是自卫团的杂牌军;而我方穿的是黄军服,是响当当的“国军主力”,于是便大胆地与敌人周旋。敌人向他们喊叫:“你们是哪一部分的?下来和我们联系。”徐万礼指示王春生回他们的话。王春生头戴“国军”大盖帽,身穿军官服,端起美式卡宾枪向敌群扫了一梭子,大声骂道:“老子是88军149师搜索队的,昨晚在江边追击共军到此。你们怎么搞的,把共军给放跑了?”对方委屈地说:“我们也是昨晚奉命来此追击共军的,请你们派人下来联系。” 
  这样你来我往的问答,有意拖延时间,一直挨到太阳下了山,山上山下都被黑幕所笼罩,高锦堂估计亚冰他们早已撤至安全地带,这才悄无声息地下山了。
  慕思荣率领的二队,处在长江上游,听到下游传来密集的枪声时,立即命令启渡,时为晚上10时左右。当船行至江心时,敌人发现了目标,立即用轻重武器予以射击。强渡中,5班的船只因迷失航向,被敌弹打中,多名同志光荣牺牲。
  到达铜陵迪龙冲时,已是7日的凌晨。下午5时左右,亚冰派人送来信,让他们向南陵塌里牧村靠拢。晚7时,他们从迪龙冲出发,于次日凌晨到达塌里牧村,两支队伍又会合成一支队伍。
穿插侦察
  在塌里牧村,亚冰就部队的位置、状态和下一步行动,给军部发了一份长长的电文。当晚8时,部队到达张家山。部队面临的最大困难是人地生疏和粮食短缺,如果不能与地方党取得联系,这支300余人的队伍在江南很难立足。
  此前在江北组建时,已在中共无为县委的帮助下,找了近10名向导,与江南的地方党和游击队联络接头。他们费尽周折,终于找到地下交通员叶显金,与中共南(陵)繁(昌)芜(湖)游击总队总队长王安葆见了面。王安葆得知情况后,建议先遣渡江大队离敌人的沿江江防越远越好,应尽快继续向南前进,到泾县的大山里站稳脚跟。同时,又让沿江武工队队长毛和贵迅速到江边驻有敌重兵的荻港、旧县侦察敌情。
  毛和贵就活动在这一区域。他智勇双全,神出鬼没,令这一带的敌人对他恨之入骨而又闻风丧胆。毛和贵很快便侦察到敌沿江江防、部队番号、敌调防动态以及沿江河流、水深等情报,向南繁芜总队汇报后,由先遣渡江大队电告江北27军军部。
  当晚,先遣渡江大队由张家山转移至戴公山区老庙。次日11时许,哨兵报告,敌人有两个营的兵力向老庙扑来,并占领了西北侧山头的制高点。老庙四面环山,部队的位置正在敌人的有效射程之内。亚冰命令2连连长高锦堂率3排分三路,向敌人隐蔽迂回,不和敌人拼火力,待至近敌处,再发起猛攻,一举占领敌人的制高点。敌人虽人多势众,但毕竟不是国民党的正规军,战斗结束时才知道,他们是国民党南陵县保安大队。 
  亚冰将战况电告江北军部,军部立即回电并指示:大军渡江时间已向后推迟,你们应继续南进,待命行动。部队在莽荒的山岭间急行,12日上午10点左右,南陵县委委员、南陵县行政办事处主任王克祥,于黄昏时分带领部队到达陈塘冲的庄里村。在这里,先遣渡江大队与中共皖南沿江支队支队长陈洪、中共南陵县委书记陈作霖会面。
  陈洪和陈作霖派人配合先遣渡江大队侦察敌人江防部署、兵力调动等,同时还派出交通员,送信给中共皖南地委书记胡明、中共沿江工委书记孙宗溶。信中说,先遣渡江大队“已安抵我处(十二日晚会合),并有电台与北岸密切联系,有要务研究,请接信率两个营全部来此”,“你们来的时间越快越好,因所来部队即要行动”。
  孙宗溶接到陈洪、陈作霖的信后,于15日午后率沿江支队1营和3营出发,于17日晚在陈塘冲的坎上王,与亚冰、慕思荣部会合。两支队伍会合后,接下来的任务就是策应大军渡江。
策应大军
  先遣渡江大队在陈塘冲的坎上王积极练兵,只待江北军部一声令下,便立即投入战斗。4月18日,军部电示:“我军定于20日发起渡江战斗。”军部明确指示他们攻占龙门山、马鞍山(蚂蚁山),破坏敌人通讯联络,打乱敌人指挥系统,策应大军渡江。接军部电报后,部队立即改南下为北上,迅速接近敌人江防。
  一路上天雨夜黑,路窄而滑,他们强行军90里,于19日拂晓到达张家山。在这里休息了一天。亚冰、慕思荣又给陈洪、孙宗溶写了一封信,让交通员务必于当晚送达。信中告知他们,先遣渡江大队将于今晚在板石岭与南繁芜游击总队会合,渡江战役将于20日晚上10时半打响,并重点在信中转达了军部给沿江支队下达的战斗任务。
  部队白天隐蔽休息,当晚又以80里急行军的速度,于20日凌晨到达南陵板石岭,在这里再与南繁芜游击总队会合。南繁芜游击总队将协同先遣渡江大队作战。两支队伍会合后,根据军部的电报精神,制定具体的作战方案。
  20日晚,江北向江南发起总攻,炮声隆隆,敌人的地堡工事顿时灰飞烟灭。游击队兵分三路,沿着大磕山、小磕山、白象山、大小洲、荻港、旧县的方向,迎接渡江大军。在油坊嘴、焦湾、孙滩到三山街一线,凡有敌人的地方,游击队都燃放了火堆,给江北的炮兵指示射击的目标。
  当晚,先遣渡江大队1连急速向大磕山逼近。从大磕山到江边也就七八里的路程,由这里通往江防的公路,是敌人活动最频繁的地带。从抓回的俘虏口中得知,敌人打算在天亮之前占领山头,对这条公路严加控制。事不宜迟,1连立即派出一个加强班偷袭,还在梦乡中的敌人,就这样稀里糊涂地被消灭了,1连顺利地掌握了这条公路的控制权。
  午夜,毛和贵率领的沿江武工队在完成袭扰敌人的任务后,在大磕山率先与第80师某团胜利会师。次日1时左右,先遣渡江大队搜索前进并占领寨山,完成了既定的任务,分别与第79师、81师会师。
  早晨,激战的硝烟还未散去,军长聂凤智、政委刘浩天等来到大磕山的一个村庄,亲切接见先遣渡江大队和南繁芜游击队指战员,高度评价先遣渡江的胜利,对地方党、游击队及人民群众的支持,表示真挚的感谢。早餐后,先遣渡江大队又接受了新的任务,高唱着“向前!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昂首阔步地奔赴新的战场。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