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机器局:近代军工自主办厂第一家

2019-04-28 | 来源:联合网

清末时期山东机器局大门

徐建寅

山东机器局生产车间


  创办于清光绪元年(1875年)的山东机器局,为近代山东第一家工业企业,是我国近代史上最早以蒸汽动力进行机械化生产的军工机构,被誉为“山东近代国防军工的发端”“中国近代民族工业的先驱”。

内外交困  精求武备

  19世纪中叶是中国社会发生大变局的时代,鸦片战争的失败以及太平天国运动的兴起,极大震动了清统治集团和社会各阶层。为了解除内忧外患,实现富国强兵,维护清朝统治,统治集团内部的一些开明官僚逐渐认识到西方坚船利炮的威力,开始学习西方文化及先进技术,引进西方军事装备、机器生产和科学技术,这场自救运动被称为洋务运动,其主要指导思想就是“师夷制夷”“中体西用”。颇为轰轰烈烈的洋务运动持续发展了30多年,虽然没有使中国富强起来,但却引进了西方先进科技文化,使中国出现了第一批近代企业,开办了一批新式军事、自然科学学堂,推动中国民族资本主义的产生与发展,促进了中国教育的近代化和国防建设的近代化。
  第二次鸦片战争后,山东步入一个多事之秋时期,境内频现太平天国军及捻军,1868年前后山东的宁海等地又有外国人企图盗挖金矿。1874年的日本侵略台湾事件,暴露了沿海防务问题。面对国家以及山东的危局,外国洋枪洋炮的威力,山东巡抚丁宝桢逐渐认同洋务思想,认为中国要自强,需学习西方先进技术文化,“精求武备”“仿照外洋枪炮之巧如法制造”,这样才能“弃己之短,夺彼之长”。于是,借鉴洋务派已经建设的安庆内军械所、江南制造总局、天津机器局、福州船政局等近代化企业,丁宝桢开始把创办山东军工企业(机器局)作为加强海防建设的重要举措之一。
  1875年4月,丁宝桢以“靖海安边”“军火自给”为名,几次与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李鸿章协商设立机器局。同年8月,丁又派张荫桓等赴天津机器局进行实地考察,并再次上书总理衙门请设机器局。11月18日,清廷批准丁宝桢关于建设山东机器局的奏章。

设局建厂  尤贵得人

  “练兵必先制器,制造尤贵得人”“不虑兵饷之难筹,而深忧人材之不易”,丁宝桢将人才视作建厂的第一要事,在朝廷尚未批准前就已开始招揽建厂人才。
  同治十一年(1872年),丁宝桢奏调温子绍来山东,因种种原因未果;同治十三年,奏调张荫桓和文天骏,亦未成行,建厂计划因此后延。光绪元年(1875年),丁宝桢力邀当时著名科学家徐寿来鲁,徐寿当时正忙于译书,便以健康原因婉拒,但推荐次子徐建寅前往。
  徐建寅,字仲虎,江苏无锡人,受其父徐寿影响,自幼热爱自然科学。咸丰十一年(1861年),徐建寅随父在安庆内军械所供职。在徐寿研造我国第一艘轮船“黄鹄”号时,其“屡出奇思以佐之”。1867年后,曾国藩推荐徐寿、徐建寅父子到位于上海的江南机器制造局工作,徐建寅任制造局提调,任职7年中“于船炮枪弹多所发明”。1868年,他协同徐寿、华蘅芳制造了中国第一艘汽机兵船“惠吉”号,为中国近代造船工业拉开了序幕。期间,为传播近代科学知识,徐建寅还与英国人傅兰雅等在上海创办格致书院。1874年,应李鸿章邀请,徐建寅到天津机器局主持镪水(硫酸)的研造,不久便研造成功,为天津机器局解决了所用镪水依赖进口的难题。是年,江苏巡抚丁日昌因素来赏识徐建寅的才学,要其筹论时局,徐建寅遂“上书万言”,详陈时势,受到总理衙门的重视,并“奉旨以出使大臣记名”。1875年初,丁宝桢力邀31岁的徐建寅来鲁,6月得李鸿章允调后,徐建寅北上山东。
  丁宝桢与徐建寅见面后作了倾心长谈,对其印象是“志正才明,洞精西学”,随即委徐以山东机器局总办之职,并且选派按察使衔、济东泰武临道薛福辰为副手。徐建寅当时只是同知衔候选知县,级别比薛福辰低一级。如此安排,可见丁宝桢的用人之道以及对徐的器重。

精心筹划  自主创建
  对于机器局的选址,既要考虑安全,还要兼顾到交通及产品销售运输等问题。徐建寅对一些目标区域进行了实地探察,丁、徐综合各种条件,最终商定“在省城外泺口迤东相度形势高亢之区,价买民田三百余亩”作为厂址。选址泺口有三个原因:“设厂内地,不为彼族所觊觎,万一别有他事,仍可闭关自造,不致受制于人,利一也。附近章丘、长山等县煤铁矿产素饶,民间久经开采,但就内地采料,已觉取资无穷,纵有闭关之时,无虞坐困,利二也。秦、晋、豫、燕、湘、鄂各省由黄、运溯流而上,一水可通,将来制造军火有余,可供各省之用,转输易达,利三也。”这个选址,不仅符合时局,也充分考虑到了安全防御、原料和燃料来源以及运输等种种因素,可谓精心筹划无疏漏。
  丁宝桢在着手建厂的同时,派徐建寅去上海的英国蒲恩公司购买制造洋火药和洋枪的机器。期间,徐建寅还利用各种渠道在上海招募了一部分熟练工人。设配购齐后,因济南离通商口岸较远,有诸多不便,为了加快运输速度,丁宝桢特意从福建调来“万年青”号运输船专事运输。
  洋务运动中,各地设局建厂多是“借材异域,聘请洋员”。丁宝桢却认为,出于沿海一带的军火工业易被外国人操纵之鉴,加之这些技术人员的聘用成本高,他们在传授技术时还会出现保密技术、态度傲慢等多方面因素考虑,山东机器局建设中“所用司事、工匠皆中国人”,不雇用外国的任何人员。徐建寅贯彻丁宝桢自主办厂的方针,在总体规划、建厂盖屋、置办机器、选工募匠等事项中均是亲力亲为,自主创造。丁宝桢称赞其“胸有成算,亲操规削,一人足抵洋匠数名”。
  在建厂过程中,丁宝桢运筹帷幄,徐建寅则事必躬亲,二人配合默契,又由于抓住了选址、选人、筹款等大事,机器局的筹建较为顺利迅速。“自春及秋,业将机器厂、生铁厂、熟铁厂、木样房、画图房、物料库、东西厢、文案厅、工匠住房大小十余座,一律告成。其火药各厂,如提硝房、蒸磺房、煏炭房以及碾炭房、碾琉房、碾硝房、合药房、碾药房、碎药房、压药房、成粒房、筛药房、光药房、烘药房、装箱房,亦次第告竣。其各厂烟筒高自四十丈至九十丈,大小十余座,亦俱完工”,“全厂告成,为期不逾一年”, 开创了由中国自己的工程技术人员设局建厂的先例。1878年,英国人莫理逊在《自镇江至天津的旅行记》中写道:“这机器局值得注意的是一切厂房,一切西洋机器——包括辗压机、镟床、火药碾制机等,以及一切蒸汽机和碾硝机、蒸磺机等,全部系在中国人监督下装配起来的,没有雇佣一个外国人。所有的机器都完美地转动着,没有丝毫震荡。”

造化权舆  影响深远
  新建成的山东机器局大门内悬匾额“造化权舆”。“造化权舆”语出洋务领袖李鸿章,“造化权舆”在此处意为山东制造业之始。山东机器局设文案、钱粮、物料、机器厂、火药厂、煤井委员和工程委员,加上章丘、长山矿井采煤工役,全局有员工400余人。山东机器局的开办耗银186800两,该项费用与其后常年经费统由山东自筹。限于资金情况,丁宝桢的部分计划未能实施。
  光绪二年(1876年)12月,山东机器局试生产,制成黑色火药。1877年正式开工生产时,主要制造黑色火药,并造铅丸和铜帽等产品。期间,丁宝桢了解到湖南候选通判曾昭吉通晓机器制造,令他仿造英式马梯尼亨利枪,不到2个月即试制成功。丁宝桢对此十分满意,认为曾昭吉仿制的此枪每枝所费银仅10两,比从国外买来的每枝可省银14两,而且与外国制造的相比,“其灵巧捷便,毫无异致”。

  山东机器局逐渐发展成为洋务军用工业中具有代表性的省办中型机器局。据资料,1875年至1878年的3年间,生产火药累计达14万磅;1879年,年产火药11万多磅、子弹5万粒、炮弹2950颗、铅丸10.5万粒。至此,山东省内的登荣水师、烟台练军每年所需的火药皆可以由机器局自行供应,不必再向洋人采购。
  1883年中法战争爆发,军火需求大增,清政府又加强了海防建设,在这种情况下,山东机器局的生产达到空前规模。这一时期,山东机器局所生产的军火,一部分拨给山东驻军使用,另一部分调拨四川。这是因为1877年丁宝桢调任四川总督后,曾让四川省给山东机器局解决一部分经费,而山东机器局则按约供给四川省一部分军火,而且四川省应用军火取之内地,较购自洋商节省不少经费。此外,1880年,清政府曾令山东调拨一部分军火支援吉林。因此可以说,山东机器局在抵御外寇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爆发。山东沿海军务紧急,为加紧赶造军火,时任巡抚李秉衡对机器局进行扩充,添造机器,员工兵夫增至近千人。1895年,各种枪弹月产达10万发,并试制成功后膛抬枪,此枪射程可达2000公尺。
  袁世凯任山东巡抚后,于1900年对山东机器局又进行了一些扩充。他派专人“至湖北、江南、上海考求枪炮制造各局办法及布置事宜,并拟添设无烟火药及磺镪水等厂”。周馥继任山东巡抚后,开始制造新式枪弹,日产6000至7000发。直到辛亥革命爆发、清王朝灭亡时,山东机器局一直保持了较兴旺的生产势头。其后,虽几经改换名称和体制,但至今尚存,成为那段历史的见证。
  山东机器局为山东和济南培养了大批近代科学技术人才和能使用现代机器生产的工人,揭开了山东地区近代化序幕。


   张明慧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