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2年的风暴潮与江南历史

2019-04-28 | 来源:联合网

1582年的风暴潮

历史上,上海地区海岸线以淤涨为主,但也有内坍严重的区域。例如,据张修桂先生的研究,明初至康熙中期,今上海宝山和浦东地区海岸总的说来内坍严重。具体说来,明初至成化初期,“宝山”(土山)之外的滩涂内坍殆尽;但自成化八年(1472年)筑小护塘至万历四年(1576年)筑宝山堡城,海岸线基本稳定,约在今岸线北十里处,即“宝山”附近;其后至康熙中叶,海岸线又迅速大幅度后退。
  万历十七年(1589年),也就是海岸线发生大幅度后退的期间,专督江南水利的嘉兴人许应逵亲临高桥(今属浦东)一带,“驾扁舟历海畔,逐一查勘”,他描述了这一地区的内坍及其后果:“海水日徙而南,向所接宝山墩铺,固已荡为巨浸,使宝山悬海中。而李家洪一线之路,不三四年冲开十余里”,与此同时,“黄浦之水,险迅异常,往来苦之”。不仅如此,询问当地年长之人,“每云近者海水颇咸,大异往时”,他推测说:“盖往时海水迂回而入黄浦,其来远,其味淡。”
  人们关心岸线内坍,并不是它影响到了岸边的居民,而是它和黄浦水流速度以及海防关系极密。其实,捍海塘以外区域尽是滩涂,并无人居住,例如李家洪和老鹳嘴一带,“数十里无人烟,骤而望之,凄凉万状”。许应逵强调这两个地方的内坍与其他地方不可同日而语:“且黄浦一带地土,西北名老鹳嘴,稍东南则为李家洪,相距八九十里,其形如带,固天所以限江海也。”两地相距八九十里,并非直线距离,而是其间海湾交错,“其形如带”,阻碍了海流,“以故海水不能直射,每折而之”。当潮流到了老鹳嘴里和吴淞所城下进入黄浦时,业已“迂回九十里,水缓沙停,而跄口日淤塞”,因此他称这两个地方“固天所以限江海也”。
  面对岸线快速南移和这两个地方的关键作用,许应逵向朝廷建议,由上海和嘉定两县对其“包石三面”,修筑石堤,石堤之内,再筑护堤土塘。这一年十一月,《明神宗实录》记录廵抚应天右副都御史周继上奏说:“上海县李家浜、老鹳嘴筑塘包石以捍海水,不可已。”许应逵在奏议中提及“李家洪逼近上海,老鹳嘴原属嘉定”,这两个地方在明代都属嘉定,这项工程如由嘉定一县承担,恐无能为力,故“应令该县掌印官,各将前银照数扣贮该库”,即由上海和嘉定共同负责。但这项工程效果非常差,不能阻止海水的继续侵刷。
  许应逵把海岸线南移归咎于“修守之策置而不讲”,其实,明清时期不少人都指出黄浦潮流的加强始于李家洪的内坍,而李家洪的内坍又始于万历年间的“海啸”。《明史》记载:万历十年(1582年),苏北淮安、扬州两府遭受了一次较为严重的“海涨”侵袭,造成无数盐场被侵、2600余人渰死的惨剧。苏南的苏州和松江两府灾情更为严重,“坏田禾十万顷,溺死者二万人”。康熙年间编纂完成的《古今图书集成》记录了这次海涨的具体情形:“明万历十年壬午秋七月丙辰朔,十三日戊辰至次日己巳,苏松诸郡大风雨拔木,江海及湖水俱啸涌,常州、常熟、崇明、嘉定、吴江等处,漂没室庐人畜以万计。”从发生时间、引发原因和现象来看,这是一次典型的风暴潮事件。
  1582年中国沿海地区发生风暴潮的区域,仅为上述淮、扬、苏、松四府,恰为明代南直隶滨海地带。这次由台风登陆引发的风暴潮造成的破坏虽然不是很严重,但风暴潮所造成的李家洪被冲毁这个“小小”的意外,却使江南历史发展的轨道发生了重大的偏离。
李家洪的变迁
  岸线的变化,会影响到地名的更替。李家洪未被冲毁之前,明代文献中有“李家浜”和“李家村”这两个与之相关的地名。顾炎武在《肇域志》中指出,嘉靖年间倭寇虽连岁犯上海县及松江府城,但并未侵扰至长三角洲其他府县,这要归功于南面金山卫的陆上防备和北面宝山的水上防备。他还指出,宝山的水上防卫,吴淞所、李家浜和黄浦口是重点。
  但明代吴淞口地区军事防御的重点并非一成不变。洪武年间,在吴淞口西岸置吴淞江守御千户所,东岸则建清浦旱寨,兵力部署上以西岸为重点。嘉靖之后,东岸的重要性日益凸显,嘉靖三十六年(1557年),清浦旱寨更名为协守吴淞中千户所,万历五年(1577年),又更名宝山千户所。万历四十二年(1614年),时任廵盐御史的杨鹤就上疏说:“吴淞城宜移近李家浜以扼三江之水口。”
  有明一代吴淞口地区海防重点的变化是由高桥地区的海岸内坍造成的。随着岸线内坍,形成李家洪,“而李家洪北接大洋,南连黄浦,险已移之宝山,昔时一堡海标焉”,因此“移把总镇之”。宝山此时已成为明代著名的海上航标之一,在《郑和航海图》中,就标有“招宝山”。宝山并非筑在海岸线上,明人陆定禹在《宝山咏》中说:“当初筑山时,去海三十里”,山之外则是大片滩涂;但到了万历四十八年(1620年),土山连同山基尽入于海。”
  《明神宗实录》记“国初海运特筑宝山,其山外有李家浜”,浜为支河之旁的河沟。在乾隆《宝山县志·绘图》中,高桥地区北流之河沟,有高家浜、杨家浜、宋家浜、周家浜、朱家浜和戴家浜等,这些河流因受到捍海塘的阻碍,在海堤前汇合成一条东西走向的横浦。诸河终需入海之口,乾隆《宝山县志·绘图》载:今宝山地区,有钱家浜口,穿越江西之海塘,其周遭诸浜之水皆沿海塘汇入此浜入海。《明神宗实录》记李家浜乃“宝山”之外的一条小河沟,“宝山”之外筑有大护塘迤逦南北,因此李家浜应为“宝山”周遭地区诸浜入海汇聚之口,其实称“李家浜”为“李家浜口”更合宜。(一)    

   


   李玉尚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