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下马将军”李先念的九载红军路

2019-05-14 | 来源:联合日报

一九四O年一月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领导人合影,右二为李先念

由李先念等率领的西路军余部回到延安后的合影

□夏明星 赵国强
  1988年10月,中央军委确定李先念为人民军队发展史上33名军事家之一,与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及开国十位元帅、十位大将等一起跻身军事家行列,这是党和人民对他在革命战争年代所作卓越贡献的高度评价,也是对他军旅生涯最好的概括。而九载红军路,则是李先念军旅生涯的重要时期,是他成长为著名军事家的战斗洗礼。
挥戈鄂豫皖,凡是交给李先念的战斗任务,徐向前特别放心  
  1909年6月23日,李先念出生于湖北省黄安(今红安)县李家大屋一个贫苦农民家庭。 
  由于家境贫寒,李先念只读了3年私塾,12岁起先后在家乡和汉口学木工。轰轰烈烈的大革命运动开始后,他受到很大鼓舞。1926年10月,李先念毅然回到家乡参加农民运动,任乡农民协会执行委员,走上了革命道路。 
  1927年11月,黄(安)麻(城)起义的风暴席卷大别山区,李先念率领家乡农民参加了黄麻起义,并于同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随地方游击队在黄安南部地区开展游击战争。1928年秋,他所在的游击队被编入中国工农红军第11军31师5大队。 
  1929年5月和11月,大别山区又相继爆发商(城)南起义和六(安)霍(山)起义,分别建立了红军第32师、第33师,相继创建了鄂豫边、豫东南、皖西革命根据地。由于李先念在当地群众中有较高的威信,又熟悉当地的斗争情况,党组织决定调他去开展地方工作。当时,他在第31师5大队担任副班长,曾参加过3次反“会剿”的战斗,已经成长为一名战斗骨干。
  1929年底,李先念任中共黄安县高桥区委书记、区苏维埃政府主席。在他的领导下,高桥区的土地革命斗争形势如火如荼,呈现出一派蓬勃发展的新气象。
  1931年6月,鄂豫皖红军打通了黄陂长轩岭至甘堂铺一线的联系,使黄陂以南新老苏区连成一片。为了巩固这一地区,中共中央鄂豫皖分局决定正式建立(黄)陂(黄)安南县,由李先念任中共陂安南县县委书记(后任县苏维埃政府主席)。年仅22岁的李先念不畏困难,勇挑重担,大胆工作,很快打开了陂安南县的斗争局面。 
  1931年秋,日本帝国主义者发动“九一八”事变,东三省沦陷,全国掀起抗日热潮。国民党反动派却无视全国人民的正义要求,一面对日本帝国主义实行“不抵抗主义”,一面集结重兵于革命根据地周围,准备发动新的进攻。为做好反“围剿”准备,鄂豫皖中央分局号召根据地人民坚决反对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积极参加红军和支援红军作战,决心粉碎敌人新的“围剿”。10月17日,陂安南县召开扩大红军大会,李先念在大会上做了动员,会后亲自率领300多名青年参加了红军,并被任命为红四军第11师33团政委。 
  1931年11月7日,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在黄安七里坪成立,下辖第4军和第25军。在方面军的指挥下,李先念率33团先后参加了黄安、商(城)潢(川)、苏家埠、潢(川)光(山)四大战役。该团因完成战斗任务出色,被方面军总部授予“共产国际团”的光荣称号。
  在红四方面军时期,李先念一直在徐向前的领导下艰苦奋战。他对徐向前非常尊敬,视之为最可信的师长和榜样。在老同志的回忆文章中,有人这样写道:“凡是徐向前作出的决策,李先念坚决地去贯彻执行;凡是交给李先念的战斗任务,徐向前特别放心。”
川陕苏区反“围攻”,李先念大胆建议: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1932年5月,蒋介石调集30万大军,发动了以鄂豫皖根据地为重点的第四次“围剿”。7月,李先念升任红四军第11师政委,受命于危难之际。在军事指挥中,他一贯坚持军事辩证法,尊重战争规律,总是从敌情、我情、民情及地理情况出发,实事求是地贯彻执行上级军事方针和作战原则。 
  10月,红四方面军主力由鄂豫皖根据地向西进行战略转移,李先念率部随主力西去,第一次告别了家乡湖北。途中,他指挥所部在枣阳新集、土桥铺地区冲破国民党军的围攻堵击,为全军打开通路,并在危急时刻保证了总部的安全。子午镇战斗中,他身负重伤,坐着担架,仍指挥部队顽强奋战,冲破敌军追堵,翻越秦岭,涉渡汉水。1932年12月,李先念被任命为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委员,投入创建川陕革命根据地的斗争。 
  1933年2月,川军田颂尧部近6万人向入川不久的红四方面军发动了“三路围攻”。方面军总部采取“收紧阵地、待机反击”的作战方针,主动退到以通江县空山坝为中心、方圆约50公里的地域内,在运动防御中寻找战机。李先念率部担当迂回敌后、切断敌退路的重任。5月,空山坝决战前夕,李先念冒着大雨,沿着泥泞的山路,翻过几道山冈,到担负艰巨攻击任务的红33团直接指挥作战。战士们看到浑身泥水的师政委来了,战斗情绪更加高涨。这次作战,红四方面军共歼敌13个团,俘敌2万余名,缴获大批枪支、弹药、马匹。 
  1933年7月,红四方面军扩编,李先念担任红30军政委。10月,在宣(汉)达(县)战役中,他率部奇袭达县县城,歼灭守敌,缴获大批军用物资。 
  1933年10月,蒋介石令四川军阀刘湘纠集110余个团约20万人,对红四方面军进行长达10个月的“六路同攻”,李先念与方面军副总指挥王树声负责率领西线部队抗击四路敌军。当反围攻作战转入反攻时,方面军总指挥徐向前和李先念率红30军及红31军一个师攻克巴中,准备进而从西北的黄猫垭、旺苍坝地区,对敌第一、二两路实施大纵深迂回,以求围而歼之。此时,张国焘忘记东线浅近迂回作战失掉战机的教训,又从后方打电话令部队向巴中正北的长池方向进击。徐向前提醒说,这样迂回太浅,很可能是追着敌人屁股打,张国焘不听。电话中讲来讲去,没有结果,徐向前进退两难。这时,李先念大胆建议:“‘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嘛,你叫我们往哪里打,我们就往哪里打,我们听总指挥的!” 
  徐向前说:“好!我们来个机断专行,这回就是犯了错误也不听他的,错了我负责。” 
  在徐向前的指挥下,李先念率红30军沿仪风场、雪山场火速奔袭,抢在敌人之前占领黄猫垭天险,川军10余个团皆成瓮中之鳖,1.4万人悉数被歼。
  虽然李先念只读了3年私塾,文化不高,但他在戎马倥偬的战争间隙,刻苦学习军事知识。在反“六路围攻”后,李先念和大家总结了5条宝贵经验,除了“收紧阵地,诱敌深入”等重要经验外,还有一条就是注重培养和使用主力。红30军中有的师、团攻防能力特别强,常常担负“啃硬骨头”的任务,如“钢团”263团、“百战百胜”268团,因而部队减员就比较多。为了使这些部队保持满员,具有较强的突击力,李先念不惜缩减军机关、直属队乃至其他部队,也要及时补充主战部队,以便随时派遣他们执行最吃紧的战斗任务。 
  在敌数倍于己的情况下,李先念经常组织指挥部队夜间袭击,以奇制胜。因此,他非常重视夜间战斗的训练,常在漆黑的夜里组织部队练习行军、爬山、攀登悬崖、侦察、联络、射击、投弹,使部队具有夜间作战的特长。红30军第88师265团,是李先念亲自培养训练出来的“夜老虎”团。该团夜战登龙坪、奇袭毛坝场、智取庆云场,屡建战功,声威远播,使得敌人闻名胆战。这些团队强有力的政治思想建设、组织建设,以及灵活的战术思想和过硬的战斗作风,凝聚着李先念的大量智慧和心血。
西路军失败,先念同志受命于危难之时,处变不惊
  1934年1月,战功赫赫的李先念当选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执行委员。1935年3月,他指挥所部参加强渡嘉陵江战役,并率一部兵力先后攻克青川、平武,抢占战略要地摩天岭,打破了敌军夹击红军的计划,保障了西进主力右翼的安全。5月,他率方面军一部由岷江地区西进,策应红一方面军的行动和迎接中共中央。6月,他指挥先头部队攻占懋功后,同红一方面军胜利会师。他向毛泽东等详细汇报了川西北的形势和红四方面军的情况,为党中央确定北上战略方针提供了依据。8月,他与代军长程世才指挥包座战斗,全歼胡宗南部第49师,打开了红军北上的通道。
  红四方面军南下川康边期间,李先念坚决支持朱德、刘伯承、徐向前等同张国焘的分裂主义作斗争,率部策应红二方面军北上,并率先遣军与红二方面军一道北上。
  1936年10月,三大主力红军会师后,中央军委命令红四方面军一部西渡黄河,执行宁夏战役计划,向盘踞甘肃中西部的马步青部、青海的马步芳部、宁夏的马鸿逵部展开攻势作战。李先念指挥红30军在靖远县虎豹口突破黄河天险,又在兄弟部队协同下攻占战役核心地段一条山、五佛寺。11月11日,党中央和中央军委决定,渡河部队组成西路军,执行建立河西根据地和打通“远方”(指苏联)的任务,同时成立西路军军政委员会,由陈昌浩任主席,徐向前任副主席,李先念是委员之一。河西走廊土地贫瘠,自然条件恶劣,西路军没有后方供应,粮食、武器、药品严重匮乏,饥饿、严寒以及同马家军接连不断的厮杀,使部队的伤病员剧增,减员得不到补充,战斗力日益下降。在极其困难的条件下,李先念指挥红30军先后在凉州和永昌之间同敌军恶战,歼敌4000余人。之后,又在倪家营子与数倍于己的敌军血战40天,重创敌军。
  1937年3月,西路军失败后,陈昌浩、徐向前同时离队赴延安,李先念受命于危难之中,担任西路军工作委员会委员,负责统一军事指挥。他率余部翻越祁连山分水岭,在冰峰雪岭中行进20多天,随后又穿过荒无人烟的戈壁滩,于4月底到达甘肃、新疆交界处星星峡,在陈云、滕代远的接应下,转至迪化(今乌鲁木齐),为党和红军保存了一批骨干力量。1937年底,他历经磨难到达延安,先后在抗日军政大学、中共中央马列学院学习。对李先念在西路军建树的功绩,毛泽东曾给予高度评价:李先念是将军不下马的。徐向前也说:“先念同志受命于危难之时,处变不惊,为党保存了一批战斗骨干,这是很了不起的。”这时,李先念已经从一个普普通通的小木匠,成长为英勇善战、屡建奇功的我军高级将领。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