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干古城与两汉皇权

2019-05-18 | 来源:《联合日报》

汉光武帝雕像

汉武帝雕像

  发干古城位于莘县县城北大约40华里处的马桥村,地处莘县、冠县、东昌府区三县区交汇处,交通便利,物产丰富,区位优势明显,历史上乃兵家必争之地。如今深埋于马桥村下的发干古城,曾两度成为封侯之地,与两汉的皇权存在着复杂而微妙的关系。

襁褓之中的卫登

缘何被汉武帝封为发干侯

  说起卫登,也许没几个人知道,但说起大名鼎鼎的大将军卫青,恐怕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卫登即是卫青的三儿子,亦是当朝皇后卫子夫的侄子。
  卫家的发迹得益于卫子夫受到汉武帝的宠幸。卫家当时地位低微,卫子夫是平阳侯府的舞女,而卫青则是平阳公主的骑奴,处于社会最底层。卫子夫于建元二年(公元前139年)入宫,建元三年(公元前138年)封为夫人,元朔元年(公元前128年)春天,为时年29岁的汉武帝刘彻诞下第一位皇子,进而被立为皇后。
  少年时期的卫青生活艰辛,倍受欺凌,却也磨炼了他吃苦耐劳的性格。因为姐姐的缘故,卫青很快即被带入建章宫当差。卫青的首次出征是奇袭龙城(公元前129年),从而揭开汉匈战争反败为胜的序幕。七战七捷,他先后收复河朔、河套等地区,击破单于,为大汉北部疆域的开拓作出重大贡献。
  元朔五年(公元前124年),汉军10余万大军出征,长平侯卫青任车骑将军,率领众将分高阙、朔方、右北平三路征伐匈奴。卫青率大军急行军六七百里,趁黑夜包围了轻敌的匈奴右贤王。此役俘虏了右贤王的小王10余人、男女1.5万余人。汉军大获全胜,凯旋而归。捷报传来,汉武帝派使者捧着大将军的印信,到军中拜卫青为大将军,加封食邑六千户(《汉书》记载为八千七百户),宣布所有将领归他指挥。他的3个儿子卫伉、卫不疑和卫登虽年幼,也被大喜过望的汉武帝封为列侯,卫青立刻推辞并为将士们请赏。汉武帝表示:“我没有忘记诸校尉的功劳,同样也会嘉赏。”于是封卫青长子卫伉为宜春侯,次子卫不疑为阴安侯,幼子卫登为发干侯,均食邑一千三百户。随后又封赏了随从卫青作战的公孙敖、韩说等人。
  元鼎五年(公元前112年),由于列侯无人响应号召从军赴南越,九月武帝借酎金不如法夺去106名列侯的爵位,其中就包括卫不疑和卫登。此时他们已封侯12年,但二人当时也不过十几岁年纪。酎金案时,武帝可能故意同时剥夺一些宠臣近臣的侯爵位,以堵诸列侯之口。不过,作为长平侯卫青之子,即使失侯,卫登依然可以在成年后获得相应的爵位和待遇。
  征和二年(公元前91年)巫蛊之祸中,卫家惨遭大劫。根据《汉书·外戚恩泽侯表》可知,汉宣帝元康四年(公元前62年),诏赐卫登之子钱50万,自此卫登一脉才得以复家。汉成帝永始元年(公元前16年),卫登之孙卫玄以长安公乘为侍郎。汉平帝(实为王莽当政)元始四年(4年),赐卫登曾孙卫赏爵关内侯。

非常时期的郭匡

缘何被汉光武帝封侯于发干

  东汉建武十七年(41年),东汉开国皇帝刘秀的第一任皇后郭圣通的堂兄弟郭匡被封为发干侯。
  为何说这一年是非常时期呢?因为恰恰是在这一年,主持后宫多年的郭圣通皇后居然被废了。按照一般的逻辑,皇后被废,其近亲属能保住小命就不错了。但基本上是农民出身的光武帝刘秀就是不走寻常路,非但没有加罪于这些人,而且给郭皇后一脉个个加官晋爵。首先是晋皇后中子右翊公刘辅为中山王,将常山郡划归中山国,并封废除的郭皇后为中山王太后。郭圣通的亲弟弟郭况徙封大国,为阳安侯。郭圣通从兄郭竟,以骑都尉从征伐有功,封为新郪侯,官至东海相。郭竟弟郭匡则为发干侯。
  刘秀为何这样做呢?据《后汉书·光武帝纪》记载,刘秀的父亲刘钦为汉高祖刘邦的八世孙,出自汉景帝之子长沙定王刘发支脉。因为这层关系,刘秀一直认为自己才是正宗的皇脉,有“龙种”血统,所以他发誓要做一番大事,光复汉室。但实际上,刘秀9岁时父亲就死了,他是被叔父刘良收养的。刘秀能成为东汉的开国皇帝,离不开一个人的支持,那就是郭圣通的舅舅——刘杨。
  在刘秀身处困境的危难时刻,他一心想要拉拢刘杨这个同宗,因为刘杨手中握有十万大军。虽说那个时候刘秀势力一般,但是刘杨却很是看好刘秀,愿意与他合作,只是提出一个条件,就是刘秀必须要娶自己的外甥女郭圣通。本来这是一件好事,但是却让刘秀为难了,因为此时他已经有了自己的爱妻——阴丽华。
  但权衡再三,刘秀还是选择了这场政治联姻,这也为多年以后废除皇后埋下了伏笔。在郭圣通十万大军“嫁妆”的支持下,刘秀的事业一帆风顺,不久就成了东汉的开国皇帝。因此,郭圣通虽然成为这场政治婚姻的牺牲品,但郭匡等皇后近人却被“封侯拜相”。
  发干侯郭匡,官至太中大夫,光武帝建武三十年(54年)去世,子郭勋为嗣;勋去世,子郭骏为嗣,明帝永平十三年(70年),因为楚王刘英谋反事,失去封国。

小链接

发干古城是怎么消失的

  发干作为一个县城,是什么时候又是在什么状况下消失的呢?
  我们知道,郡县制是古代中央集权制度在地方政权上的体现,它发起于春秋战国时期,再经过秦始皇的改革,正式成为了秦汉以后的地方政治体制。直到唐乾元元年(758年),改郡为州,州县制才取代了郡县制。
  关于郡县的确切记载,能查阅到的资料显示:秦王政五年(公元前242年),分天下为三十六郡,东郡便是其一,系秦国攻取魏国北部所置。汉高祖十一年(公元前196年),封皇子刘恢为梁王,置梁国,领砀郡、东郡。吕后七年(公元前181年),徙梁王恢为赵王,徙吕王产为梁王,改梁国为吕国。汉文帝元年(公元前179年),梁国复为砀郡、东郡。汉成帝绥和元年(公元前8年),东郡领22县,即濮阳、观、聊城、顿丘、发干、范、茌平、东武阳、博平、黎、清、东阿、离狐、临邑、利苗、须昌、寿良、乐昌、阳平、白马、南燕、廪丘。其辖境大致相当于今河南省濮阳市与山东省聊城市一带,郡治在濮阳(今濮阳市西南),都尉治所在东阿,属兖州刺史部。汉平帝元始二年(2年),东郡有401297户,1659028人。王莽改东郡为治亭,将发干县名改为戢楯。“戢”有收藏兵器之意,“楯”即盾,两个字合起来就是收兵罢武,与发干的含义正好相反。“发”的意思是把箭射出去,而“干”作为一个象形字就是指盾牌,合起来的意思大致就是善攻能守。王莽是从别人手里夺的天下,自然希望从此天下太平,不再有战争。
  到魏晋时期,发干县属阳平郡。十六国时,南燕曾将幽州治所侨置于发干,使发干一度担起了州治的虚名。北齐时,发干县被废除,前后共存续了700 年左右。发干县撤销后,县城所在地便不再称发干,因为城内有马姓官宦建起的高大府第,人们便称这里为马明府。武则天时期,运河以西的马颊河被打通,马明府位于河东岸。后来河上架起了一座较大的桥梁,人们开始将马明府改称“马桥”,一直沿用了下来。宋、金、元时期,马桥一直是莘县的北部重镇。明清时期,马桥的集市不断扩大,“马桥镇集”广为人知,后来简称为“马桥集”。清末,马桥之南的河店集迅速发展起来,马桥的集市越来越小,人们便去掉“集”字,直称“马桥”。
  据统计,在公元前602年至公元1938年间,黄河下游决口多达1590次,大的改道也高达26次。曾经两度封侯地、为城七百载的发干古城或许是因黄河泛滥而深埋于地下……(江保玉)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