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籍革命精英与五四运动

2019-05-05 | 来源:联合日报

  鲁佛民(右)和余修在延安

  人民英雄纪念碑《五四运动》浮雕

  □叶介甫
  五四运动100周年了。当我们即将告别百年沧桑的历史、昂首挺胸走在新时代时,我们不可忘记是五四新文化运动开启了中国近代历史的新篇章,我们更不可忘记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倡导者陈独秀、李大钊等人,是他们呼唤民主与科学,培养了一批革命精英,使中国无产阶级从此登上历史舞台。这其中,就有鲁佛民、史文彬等鲁籍革命精英。
鲁佛民:“五四运动坚定了我奋斗的信心”
  鲁佛民(1881—1944年),山东济南人,山东早期党和工人运动著名领导者。佛民是他的别号,寓意“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以示自己为真理而奋斗,不怕牺牲。1919年参加五四运动,曾任平民日报社经理、陕甘宁边区政府秘书、政府法制委员会委员兼边区银行法律顾问等职。1944年5月18日病逝于延安中央医院。
  北京轰轰烈烈的五四爱国运动,火烧赵家楼的火焰,如火炬照亮了黑暗中的旧中国。五四风暴很快席卷全国,济南学生相继而起。罢课罢市风起云涌。鲁佛民在新思潮的推动下,基于爱国热情,毅然参加了学生运动。
  当时,山东学生联合会为山东五四运动之领导团体。运动初起,山东省议会曾有议员多人参加讨论交还山东半岛及青岛问题。后来,学潮渐次扩大与深入,形成真正的群众反帝反封建运动时,这部分代表豪绅官僚的省议员,相继退出或藏匿不见,唯有鲁佛民仍一本爱国初衷,始终和爱国青年站在一起,参加并领导、筹划济南市的整个运动。当时学联重要宣言、标语口号,都由鲁佛民草拟。他奔走呼号,亲临街头讲演,散发传单,每次游行,都是走在队伍的前列。有时他还深夜潜赴各校讲演。
  有一天夜晚,在第一师范举行各校代表会议,请他前去讲演指导,那时校门已被军警封闭,他被学生从学校后墙接入。他在讲演中,历陈自辛丑以来,政府腐败无能、割地赔款、丧权辱国,向帝国主义屈膝投降,国家面临被列强瓜分的危机。言者声泪俱下,闻者泣不成声。会场上一阵阵口号声,惊动了门外的军警,他们破门而入,声言捉拿鲁佛民。鲁佛民却在学生掩护下,越墙离校。军阀下令不准学生开会。当学生们研究如何对待这一严重形势时,鲁佛民又出现在学生的面前。他对学生们说:“学生爱国讲演,自有法律保障!至于军警干涉学生宣传,强制商店开市,出自上级军官意旨,下级士兵多系山东老乡,未必尽听上级的话。只要我们坚持正义斗争,一定能得到各界和广大群众的支持和同情。”鲁佛民的一席话,解除了学生思想上的很多顾虑。由于鲁佛民和学生紧密团结,忘我地参加运动,深受青年学生的信任和拥护。但鲁佛民也因此而被反动军阀和亲日分子视为眼中钉和危险人物。
  当时济南镇守使、亲日派安福系军阀马良,就曾多次密令缉拿鲁佛民。济南报界的亲日分子,也用尽挑拨离间的伎俩,说他利用青年学生,别有企图;省商校校长叶春墀更是到处散布谣言,公然说鲁佛民煽动学生暴动;省教育厅长、安福系国会议员袁荣叟下令各校,说“有不逞之徒,籍端煽惑,查究法办”;军事机关也颁布告示,说:“间有过激党徒,煽惑群众,破坏社会秩序,提倡无政府主义,破坏军队、监狱”等。鲁佛民处此险境,意志愈坚,热心为国,不畏强暴,仍与山东学生联合会秘密联系,指导该会工作,从不稍懈,受到学生的欢迎。
  6月,由省议会、济南商会、学生联合会、教职员联合会等团体选出85人作为山东各界代表赴京请愿团,鲁佛民被推为教职员联合会代表。关于在京请愿的情况,鲁佛民曾记述如下:
  山东请愿团抵京时,驻足山东会馆。翌日,整队赴新华门总统府请愿。卫兵阻止,代表则蜂拥呼号闯进。卫士坚拒,大门紧闭。彼时徐东海(徐世昌)当国,因惧山东民众,故不愿见。当时代表同人,以不远千里来京向总统请愿,竟被拒于门外,乃痛哭呼号。最后,北京军警督查马龙标(曾任山东5师师长,于地方较有威望),乃由微开半门后出现,向大家拱揖慰问,并佯言总统不在。代表坚请进谒徐总统。马氏则称总统为一国元首,谒见是可以的,但必须商定时间地点。代表不听,坚请见。谓今日如不蒙允许,即露宿新华门外。马氏往返数次磋商,双方始约定时间地点。于是代表团始整队而返,时已夜半。此即所谓鲁省代表哭闹总统府事件也。
  6月21日,徐世昌在居仁堂接见山东代表团。接见时,从代表团中又选出10余人,事前推定发言者。代表们进入居仁堂后,陈词时激昂慷慨,继之以痛哭流涕,主要目的是要求政府速电巴黎和会拒绝签字,坚决收回青岛。徐世昌当面不得不口头表示允许。
  鲁佛民趁参加赴京请愿团之便,到北大访山东籍学生及李大钊等。经他们的晤谈指导,鲁佛民对民主思想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对政治生活更感兴趣。他决心回山东传播新书报和新思想。
  经过亲身参加这次运动,鲁佛民深切体会到群众力量的伟大。他说:“新思潮的接受,使我对政治的认识亦渐渐清楚,革命思想之萌芽即在此时。我由于参加了五四运动的大浪潮,提高了我在群众中的威信,同时,也坚定了我奋斗的信心。”
  史文彬:组织工人声援北京学生爱国反帝斗争   
  史文彬(1887—1942年),山东省青城县(今高青县)人。他是中国共产党创建初期的第一批产业工人党员,北方早期工人运动的著名领袖,历任长辛店铁路机厂工人俱乐部委员长、北方劳动组合书记部成员、京汉铁路总工会副委员长、全国铁路总工会执行委员、武汉国民政府劳工部副司长、中共六届中央候补委员,曾一度主持中共河南省委工作。1942年冬,病逝于八路军淳化镇后方医院。他为中国工人阶级的解放事业,作出了卓越的贡献,建立了不朽的功勋。
  划时代的五四运动在北京爆发。曹汝霖的女婿、长辛店铁路机厂副厂长刘家骥,反对工人参加反帝爱国运动,并扬言“谁闹事就开革”,还公开辱骂进步工人是“劣马害群”。因此,激起了工人们的强烈反对。史文彬和几个工人、学生一起,拿着钳子、大锤、铁铲等工具,抬着煤油桶到刘家骥住宅,点着了刘家大门。从这次惩办刘家的斗争中,史文彬看到了工人阶级和学生团结起来的力量。
  6月3、4日,北京军阀政府速捕了近千名爱国学生,激起了各界群众的强烈愤怒。上海等地的工人,首先举行罢工,以实际行动支援学生的爱国反帝斗争。消息传到长辛店铁路机厂,史文彬、陶善琮等人马上带领几百名工人、学生,到长辛店大街上游行示威,支持学生们的正义斗争。这是长辛店铁路机厂的工人第一次上街游行,它显示了中国工人阶级的力量。不久,史文彬等工人又组织了提灯游行,继续声援北京学生的爱国反帝斗争。
  6月中旬,长辛店成立了各界救国会和它的基层组织救国十人团,选举史文彬、陶善琮、陈励茂和留法预备班、商民协会的代表为联合会委员。十人团成立后,史文彬和张珍等人动员了500多名工人,每10人为一组,互相监督不买日本货。史文彬还带领十人团成员打着大旗、小旗到附近的大井、小井、琉璃河等农村集市上演讲,宣传反帝爱国、抵制日货的道理。还挎着布袋子到火车站、商店门口和街头巷尾叫卖中国货“无敌牌”牙粉。由于他们的宣传和行动,一时间,购买“无敌牌”牙粉仿佛成了长辛店爱国反帝的标志。
  8月间,救国十人团派出以史文彬为团长的代表团,去北京参加为反对济南镇守使马良枪杀回教救国会会长马云亭的请愿大会。在历时3天的斗争中,史文彬和大家一起,白天进行爱国反帝反军阀宣传活动,晚上在总统府门前露宿。天津觉悟社社员马骏等人也不断向大家作宣传,进行鼓动。当军警来捕捉马骏时,他毫无畏惧地仍慷慨激昂地向群众发表演讲,并挥手向大家告别。这种激动人心的场面,史文彬还是生平第一次见到,很受感动,心胸更加开阔,思想觉悟大大提高,更积极地投入宣传反帝反封建的斗争中。
  在五四运动中,北京大学涌现出了以邓中夏为代表的一批具有初步共产主义思想的知识分子。1920年4月,正当春风吹绿华北大地的时候,他们打着北京大学平民教育讲演团的旗子,来到长辛店铁路机厂进行演讲。受到史文彬、王俊等先进工人的热情迎接,并组织工人听讲演。讲演团还和史文彬商议了以后进一步加强联系的办法,并决定在铁路机厂找一间房子,作为讲演和进行其他活动的场所。在长辛店铁路机厂开辟了一个北方早期工人运动的重要据点。
  是年冬,北京共产主义小组为了在工人中深入地开展宣传组织活动,决定在长辛店铁路机厂创办一所劳动补习学校,作为开展工人运动的基地。经过邓中夏、张太雷等人的努力帮助和史文彬、陶善琮等人的热情操办,1921年元旦,劳动补习学校正式开学。史文彬被推举为学校委员,同时又是该校认真学习的好学生。当时,授课的有邓中夏、何孟雄、张太雷、罗章龙、朱务善等人;李大钊也来校讲课。他们从《新青年》《劳动周刊》等杂志上选择有针对性的文章,以生动的语言进行讲解,并用通俗的语言阐述工人为什么受苦受穷,为什么要有工人阶级政党等革命道理。上述革命活动,为北方铁路工人运动的开展培养了第一批骨干,为成立工会组织作了思想上、干部上的准备。
  1921年5月1日,长辛店铁路机厂1000多名工人隆重举行纪念五一劳动节大会和长辛店铁路机厂工人俱乐部成立大会。会上通过了成立宣言和章程,史文彬当选为工人俱乐部(工会)委员长。会后,工人们高举着“劳工神圣”“八小时工作”“八小时休息”“一小时学习”的标语牌,到大街上游行。史文彬和大家一起,边走边唱着劳动补习学校教员们编写的歌曲:“如今世界太不平,重重压迫我劳工,一生一世做牛马,思想起来好苦情。北方吹来十月的风,惊醒了我们苦弟兄,无产阶级快起来,拿起铁锤去进攻。红旗一举千里明,铁锤一举山河动,只要我们团结紧,冲被乌云满天红!”
  雄壮的歌声,震荡着古老的长辛店小镇上空,预示着红色风暴即将兴起。游行结束,大家三呼“劳工万岁”。《共产党》月刊第六期报道了长辛店铁路机厂工会成立的消息,并热情地称赞工会“办得很有精神,实可令人佩服,不愧乎北方劳动界的一颗明星”。五一节后,史文彬在邓中夏的启发教育下,参加了北京共产主义小组,成为其中一位有名的工人成员。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