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来与抗日孩子剧团

2019-06-04 | 来源:联合日报


  □胡平原
  中国抗日孩子剧团,是在周恩来亲切关怀下成长起来的少年抗日宣传队。抗日期间,在上海、武汉、重庆等大城市演出过很多儿童街头戏剧,为抗日宣传贡献了一份中国儿童最为珍贵的抗战力量,谱写了儿童抗日的光辉篇章。
孩子剧团的由来
  中国抗日孩子剧团是中国少年儿童艺术团体,1937年8月13日,日本帝国主义入侵上海,以沪东临青学校学生为主的一部分中小学生,自发地在难民收容所进行抗日宣传活动。中国共产党国难教育社党组织派共产党员吴新稼前往领导,从此吴新稼为团长,带领孩子剧团进行抗战宣传活动,这个组织隶属上海文化界救国会主管,由第三厅厅长郭沫若领导。这些剧团的成员,大多数人都是被日本鬼子搞得家破人亡,亲人失散。为了不当顺民,不当亡国奴,在共产党领导下,组织起来宣传抗日,在城市、农村演出了《放下你的鞭子》《捉汉奸》和《人丹胡子》等等戏剧。为了工作方便,领导就给这个抗日小团体取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名字——孩子剧团,并于1937年9月3日召开正式成立会议。
孩子剧团在武汉
  上海沦陷后,孩子剧团奔赴内地宣传抗日。但是孩子剧团这群孩子没有钱,在地下党的关怀下,他们通过各种活动以及到电台播音,许多热心的爱国人士听了播音后纷纷捐款。这个剧团22个小朋友,最大的18岁,最小的8岁,靠着捐来的300元钱,分批化装成难民,冲破敌人吴淞口封锁线,辗转苏北、河南等地,一路宣传抗日救亡,来到武汉。
  1938年1月,武汉正值寒风刺骨、大雪纷飞的严冬。剧团的孩子们经过长途跋涉,历尽千辛万苦,来到了“抗战大后方”,本以为一切都会随之变得顺利,但万万没有想到,当时武汉的国民党当局对孩子剧团百般刁难,说什么是一群小刁难民,要求他们立即解散,要把他们分散到各地难童收容所去。这群八九岁到十几岁的孩子,远离家乡,举目无亲,正当孩子剧团面临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周恩来派邓颖超到汉口洪益巷培心小学为他们雪中送炭。邓颖超妈妈深情地说:“我叫邓颖超,周恩来同志让我代表他和八路军驻武汉办事处的全体同志,来向你们表示慰问。”这群孩子围着邓颖超好像找到了自己的妈妈一样高兴极了。
  1938年2月9日下午1点钟,周恩来派他的警卫员吴志坚,开了一辆大卡车接孩子剧团全体成员到八路军办事处,并专门为他们举办了欢迎会。孩子剧团来到八路军办事处,邓妈妈和许多红小鬼早就在大门口等待,会场设在二楼,布置得很漂亮,各色的花绒线五彩缤纷地挂在天花板上,四壁挂了许多八路军战斗生活的照片,红小鬼带着孩子剧团的孩子到处参观。
  这时,一位神采奕奕、身着灰棉布军装的中年人健步走来,后面还有几位青年警卫。中年人对小战士们说:“小客人都来了,你们要好好向孩子剧团的小朋友学习。”欢迎会的小主人向孩子剧团介绍说:“这是周恩来同志。”孩子们热烈鼓掌,接着小主人又介绍了叶剑英、博古、叶挺军长等人。
  周恩来十分关心剧团的每一个孩子,了解孩子们的情况,倾听孩子们唱《孩子剧团团歌》,边听边点头,还为孩子们鼓掌。当剧团的领导介绍孩子剧团成立的经过和工作情况时,孩子们情不自禁地唱起歌曲《流浪儿》。“我们都是流浪儿,流落街头没饭吃,爸爸妈妈全被杀……”听着孩子们的歌声,在场的人们无不流下同情的泪水。这时周恩来走到孩子们中间,牵着孩子们的手深情地说:“孩子们,我们有共产党,曙光就在前头!”邓妈妈也温和地安慰孩子们,并指着餐桌对孩子们说:“吃吧,这八样糖果看谁吃得多……”
  欢迎会开得十分感人,很多人都讲了话。博古、叶挺、郭沫若以及从前线回来的青年战士、小八路等同志,都在会上愤怒痛斥了日本鬼子的残暴罪行,鼓励孩子剧团在艰难困苦的磨练中成长起来。最后,周恩来在热烈的掌声中讲了话,他说,孩子剧团在敌人炮火中诞生,在恶劣环境下坚持斗争很不容易。他要八路军的小战士向孩子剧团的孩子们学习,剧团的孩子们激动地高呼:“向小红军学习!”“向小八路学习!”周恩来激励孩子们说:“你们这些小朋友,是在人们瞧不起的环境中,自己斗争,自己创造,在斗争中锻炼出来的。我送你们救国、革命、创造三种精神,好吗?你们要一手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一手创造新中国!”剧团的孩子们激动万分,点着头连声回答“好好好”。
  从那以后,孩子剧团不仅在生活上受到了周恩来无微不至的关怀,而且还在演出、安全等方面得到了党组织的极大照顾和支持。

  孩子剧团在重庆
  1939年1月,孩子剧团克服诸多困难,最先成功抵达桂林。当时从全国各地来的文化人士都聚集在桂林,经常开展抗日活动,城市的文化生活格外活跃。于是,孩子剧团的演员与聚集桂林的儿童每周举行一次座谈会,研究如何开展儿童工作,并进行了一次儿童联合大演出,取得了很好的演出效果。之后随着三厅的改组,抗日孩子剧团在同月上旬抵达抗战大后方重庆。
  这个剧团刚到重庆不久,恰逢重庆举行抗战儿童戏剧公演,孩子们因此结识了很多少年朋友。剧团与其他的儿童团体联合开展宣传工作,成立了重庆市儿童团体星期座谈会。在四月四日的儿童节(当时的四月四日为中国儿童节),孩子剧团和其他的儿童团体一起举行了抗战儿童戏剧演出、演讲比赛、儿童歌咏大会,沉闷的山城传遍了抗日的歌声,吹响了抗日的号角。为了深入地开展抗日工作,1939年和1940年孩子剧团分成两支队伍,到条件更艰苦的重庆各区县演出。
  孩子剧团在重庆时,还参加了一系列宣传中国人民抗日决心的活动。1940年12月,应重庆中苏文化协会妇女委员会的邀请,剧团与陶行知创办的育才学校一起参加了一次对苏联的音乐广播活动。1941年以后,在周恩来主持的南方局的组织和领导下,重庆话剧运动开始活跃起来。孩子剧团也参演了轰动一时的《棠棣之花》《战斗的女性》等话剧。剧团还根据自身特点,上演秧歌剧《农村曲》和一组自己创作的儿童短剧。并且在一些戏剧前辈的指导下,上演了轰动一时的六幕儿童剧《乐园进行曲》和大型童话剧《秃秃大王》,深受重庆社会各界人士的赞扬。
  孩子剧团在重庆两年多,除了做好抗日宣传工作外,还进行了提高业务素质的培训。一是剧团成员的继续增加及内部机构应时调整。随着人员的增多,增设了一般工作部,为了行政工作的统一,设立了剧团本部。二是通过长期的战斗,孩子们的个人能力都有很大的提高,并且保持了剧团的独立性,曾拒绝被编入三民主义青年团及重庆卫戍司令部。
  “皖南事变”之后政治形势日趋严峻,国民党向各地发出了“限制异党活动办法”的密令,孩子剧团也成为攻击目标。国民党委派李清灿任指导员,对孩子剧团进行控制和监视。为了保存实力,在周恩来的亲切关怀和冯乃超等人的大力帮助下,孩子剧团悄悄撤离。当李清灿正式接收时,剧团只剩下7个中小团员。在这样一个空壳子的情况下,不到3个月,剧团便解散了。在这个亲如兄弟姐妹的革命大集体里成长起来的孩子们,大部分都考上了江安戏剧学院、青木关音乐学院、育才学校、普通中学乃至大学,有的奔赴抗日前线,有的前往革命圣地——延安。
  一般在发生天灾人祸时,孩子都是等待救济的对象。然而抗日战争时期,孩子剧团的孩子们却开始承担起自己的使命,进行抗日宣传活动。文学家茅盾称剧团为“抗战的血泊中产生的一朵奇花”,认为这“二十二个小的灵魂是我们民族复兴的后备军”。周恩来对孩子们说:“儿童是社会力量的一部分,是抗日斗争中的一支小生力军。你们的行动,证明了这一点。”
  抗日孩子剧团的成长,离不开中国共产党的领导,离不开老一辈革命家周恩来的亲切关怀。孩子剧团的抗日宣传,是中国少年儿童最为珍贵的文苑奇葩,是少年儿童为中国的解放事业贡献力量的具体体现。

   

【原标题:周恩来与抗日孩子剧团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