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逝者的平台,底线何在

2019-07-15 | 来源:来源:光明网-时评频道

  作者:张 晨

  “杭州女童被租客带走”一案,还是迎来了悲剧的结果。媒体从浙江宁波象山县公安局获悉,7月13日下午在象山县石浦海域发现的女孩遗体,确认系杭州市淳安县失联女童章子欣。

  不过,就在女童遗体被发现,但警方尚未做DNA检测认定结果之前,百度认证账号“章子欣父亲”发布了一条动态——刚刚得知我的子欣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去了天堂,这一辈子我们无缘继续做父女,希望下辈子她还是我的女儿,让我能继续照顾她……

  然而该动态后被证实是百度当值编辑在未得到章子欣父确认的情况下擅自发布。百度日前发布道歉声明,表示立即开除当值编辑。

  这条动态的发布时间是13日下午,彼时的案件进展还只是“疑是女童的遗体被找到”。所以该动态发布后,引发了不小质疑,因为即便是遗体已确认,家属马上去资讯平台亲自发文,同样显得有违常理。很快,有采访女童家属的媒体指出,认证为“章子欣父亲”的百度账号发布的动态,非章父本人亲自所写,这一操作很快引起悖逆新闻操守广泛批评。然而,百度方面最初的回应却坚称,经过了章子欣父亲授权确认。直到两小时后再次反转,表示是当值编辑擅自发布。

  这段穿插在女童悲剧中的插曲,之所以激起民愤,是因为它让外界再度看到了对逝者失去底线的新闻消费。

  事实上,从女童被带走,到和家属失联,再到两租客捆绑衣服自杀,杭州女童案由于整个案情存在着诸多疑点,备受外界关注。其中的悬疑色彩,为一些自媒体创作打开了空间,各种神乎其神而又缺少科学依据的真相推理层出不穷,类似猎奇式的写作,无非是为收割流量。

  如此榨取新闻事件流量价值的套路,人们早已不再陌生。只是相对于非机构化、缺少内部审核机制的自媒体而言,百度这样的互联网企业,新闻资讯运营理应更规范。

  值得一提的是,在几天前的百度AI开发者大会上,其高管宣布百度App的日活用户规模达到1.9亿,是国内最大的综合性内容消费和服务平台。既然宣称“国内最大”,就得有最高的价值观标准和最严格的新闻伦理原则。但此事中,用无视家属权益的操作模式来抢占发布时效,吸引用户眼球,传递的观感是眼里只剩下产品的流量和日活。

  新闻媒体在各类公共事件中抢时效,历来饱受争议。在几年前的姚贝娜风波中,有论者经典的形容称,就像是一群秃鹫在等待着小孩的死亡。这种批评并不苛刻,第一时间满足公众的知情权,不意味着连基本的真实性都可以抛弃。

  即便是机构媒体,在抢时效前往往也会核实信源或者去一线采访,而对于百度这种资讯平台来说,通过动态这种类似微博的社交发言模式发布资讯,更应该严格把关,紧守真实底线。

  此事值得反思的地方还在于,一开始百度并不承认,直到内部调查以及外界媒体的继续采访交相印证后,才表示动态发布造假。这说明内部的资讯运营机制相当不规范,管理流程存在着不小的漏洞,所以对当值编辑开除了事,非但没有平息民愤,反而被切割、甩锅。

  显然,这并不是一家每天有近2亿读者的平台该有的价值观。而对百度来说,此次风波将再次成为沉痛的教训,成为消解公信力的缺口。不管怎么说,流量至上不是新闻正义,任何资讯平台,如果没有和用户体量相匹配的新闻操守,迟早会被舆论的口水所淹没。(张 晨)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