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好“厕所革命”最后一公里

2019-08-14 | 来源:联合日报

本报记者 吴园军
  2015年10月《山东省耕地质量提升规划》提出用6年时间,计划投资933.69亿元,组织实施土壤改良修复、畜禽粪便治理等6项工程,加大力度改善化肥使用超额情况。
  2015年11月,《关于深入推进农村改厕工作的实施意见》中提出,到2018年底,我省完成约647.3万农户的无害化卫生厕所改造任务。
  2019年3月《关于推进农村“厕所革命”专项行动的指导意见》提出,我省2020年基本完成农村户用厕所无害化改造。
  2019年1月《山东省打好农业农村污染治理攻坚战作战方案(2018-2020年)》提出,到2020年,全省主要农作物化肥使用量较2014年减少10%以上,商品有机肥施用量增加到428万吨。
  “厕所革命”、耕地质量提升、农业农村污染治理,这几项看似“风马牛”的政策,在民建中央能源与环境资源委员会委员、山东新丰元肥业有限公司董事长丁建民眼里密切相关,“如不用足用好,形成农业农村废弃物循环利用的闭环,长远看‘厕所革命’将失去意义。”

建“好”还要“管”好

  “农村‘厕所革命’既是一个提升农民生活品质的民生工程,更是一个全链条式消除污染的环保系统。如果没有完善的排污处理,粪便对水体、土壤等所造成污染不会有丝毫减弱。”丁建民从事城污处理行业十多年,经常开着一辆破面包车到乡下考察,“目前看,改厕后,农村整体卫生环境和地下水的污染在农户庭院内基本消除,但有些新型厕所因粪便随意处置有‘二次’污染风险。”
  据记者了解,我省绝大多数乡镇都采取“以奖代补”的方式建设了化粪池,但在无害化处理和管理上还没有形成系统。丁建民说,他去过一些乡村,特别是交通不便的山区,发现一些个体经营小型吸粪车存在随意偷排乱倒情况。此外,为减省清出麻烦,同时也为节省每次吸粪30-40元不等的费用,部分农户新建水冲厕所只用于应付检查,在自家院内再悄悄新挖一个老式旱厕,一切照旧。

“精贵”的粪肥

  回潮,是因为人畜粪料是最天然的有机肥,对农业生产而言,很“精贵”。
  2014年,热播电视剧《老农民》中,牛大胆带队去城里掏大粪,看到大粪坑像看到了“宝贝”,剧中还上演了牛大胆团队与赵有田团队“抢粪”的一幕。剧中的二爷爷看到大粪,更是用手拿着说:“给馒头都不换,精贵着呢。”
  对农民来讲,“精贵”不仅是生产技术有限时的无奈。现在,农民除了买化肥,还会去养殖场购买畜牧粪料,原因很简单,“不伤地”“有劲儿”还“省钱”。
  “即便是在当今科技背景下,人畜粪便仍然是有机肥的主要原料,而来自农村的‘原料’比城市的要‘干净’得多。”丁建民所说的“干净”是指不含“重金属”成分。
  据了解,城镇水处理过程中产生的污泥之所以含有“重金属”,是工业污水和生活污水长期混同处理的结果。尽管很多大城市已经开展了相应分流工作,但大量老城区的排污系统改造“积重难返”。
  “含有重金属的污泥生产出的有机肥料,按照农业农村部的要求禁止进入农田,只能用在绿化、填埋土、路基土等方面。”丁建民说,考虑到城市运输、人工、场地等高企的成本,基于城镇居民排污生产的“干净”有机肥,只会让“精贵”变成“金贵”。

就地资源化利用让农民用得起

  按规划,到2020年,山东将累积投入933.69亿元用于耕地质量提升。实现土壤改良修复最直接的方法就是改善化肥使用超额情况。
  “减的化肥,要用有机肥补上去,但按照现有1800元/吨左右价格,1亩大田作物3袋216元的成本,农民受不了。不切实提高有机肥使用比例,国家的投入会打折扣。”丁建民认为,以市级相关单位牵头,在2-3个县找中间点建设处理中心,就地建厂资源化利用,至少可以降低30%的终端售价。
  原料价格低廉,制成的产品也会成为农资市场上物美价廉的优质农资而回馈农业,同时还成为农村集体产业新的利润增长点。“农厕粪便经过工业技术处理后生产的有机肥产品,在环保和安全性方面都大大优于农户自行处理的腐熟粪肥,能把对土壤和地下水的污染降到最低直至完全消除。在这方面,可借鉴城市粪肥处理的成功经验。将‘厕所革命’进行到底,于国于民都有利。”

杜绝“赚环保钱”“砸环保锅”

  “按我省计划建设647.3个无害化卫生厕所,每年每户1立方排污量,农厕粪便制成有机肥3:1的比例计算,一年生产200万吨有机肥是可预期的,这一数量达到了我省2020年有机肥计划增施量的一半。”丁建民建议,借鉴农村改厕的资金奖补政策,由省市县三级财政、社会资金和乡镇共同解决农村粪便集中处理设施的建设。由所在市负责建筑和技术设计,使之最终能够符合粪便处理的无害化、减量化、资源化的技术要求。
  其路径,简单说就是以乡镇为单位进行粪便统一收集;以县为单位建设废弃物资源利用处理中心,达到废弃物资源化循环利用的目的。
  “这需要各地以地方性法规来确立程序。”丁建民建议通过流程监管解决农户清出、小吸粪车偷排乱倒导致二次污染的难题。针对骗取收费、偷排乱倒的行为制定惩处规定,消除这种一方面挣环保的钱、一方面污染环境的行为。

如何用好政策

  《山东省打好农业农村污染治理攻坚战作战方案(2018-2020年)》中提出,“强化和完善财税与土地保障政策。加大对生态农业建设的财政投入力度。”但对于规模化有机肥生产企业,文件只明确了“落实国家关于农民施用有机肥市场激励机制相关要求,按规定享受税收减免优惠政策。”
  用地和用电方面,文件规定“落实国家关于农业废弃物资源化利用主体用地优惠政策,保障用地需求,按设施农业用地进行管理。畜禽规模养殖场(小区)的畜禽养殖污染防治设施运行用电执行农业用电价格。”
  “现在不缺技术、不缺资金、企业不缺热情,最大的难题是土地指标和环评手续。农村厕所废弃物算不算农业废弃物?有机肥生产企业是否能享受用地优惠政策?环评工作谁来牵头?”丁建民说,一个占地20亩的有机肥企业完全有能力处理好几个县“厕所革命”的最后一公里,但落实不好上述问题,将直接影响企业投资信心。“企业一边在主动奔走,一边在‘静待花开’。”


政协要闻

新闻排行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