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闽景委员:内涵公平阶段的教育

2019-08-08 | 来源:人民政协报

有一个有趣的现象,就是越是教育发达地区老百姓对教育满意程度越低。

就上海而言,越是中心城区的老百姓对于教育满意程度相比郊区越是低。在破解这个现象前,我们必须清楚教育公平的层次性:第一层次是“每个孩子都有学上”,只要政府加强投入就可以解决;第二层次是“每个孩子都能上比较好的学校”,只要在保证投入的基础上,进行教育资源配置的重构就有可能做到;第三层次是“每个孩子在学校里都能得到满足自身充分发展需求的教育”,有学者把这个层次的教育公平称为“教育过程参与机会公平”,或者“教育内涵公平”和“多样性需求下的公平”。

上海等一些经济发达地区,已经进入了内涵公平的层次。这种公平不能狭隘地理解为整齐划一,而是要“顺木之天,以致天性”。这样,“公平”两字已不能绝对地制定量化的指标,而是折射出一种对教育理想境界的追求,需要教师对教育公平的新理解和新实践,需要学校和家庭之间形成一种充分的互动和理解。

在内涵发展阶段,我们会越来越多地看到这些词语:“关注差异”“尊重差异”“人人都能”和“构建师生和谐关系”,从授课到课堂训练,再到作业布置,都试图“让课程适应每一个学生的发展”。因此,教育内涵公平是一种基于学生个性化需求的深层次的教育公平,其满意程度来源于受教育者内心的感受和教育过程中丰富体验,其达成度来源于对人的尊严、教育价值观和高超的教育艺术。这对教师教学能力形成了极大的挑战,对学校课程设计和管理水平也提出了前所未有的要求。

当然,这种深刻转变并非一两年时间能完成的,转型的痛苦程度也许老师们还没有真正感受到,但研究并促进教育公平的深层次发展是历史赋予的责任。这让我想起一个小故事:“有一个孩子在海滩上不停地把鱼抛向大海,以挽救其生命。有人说你救得了所有的鱼吗?孩子说,能救一条是一条。”对教育者来说,要让教育不断前进,我们每个人的态度都应该是能改进一点是一点,能帮助一个孩子是一个孩子,能早一天实现教育内涵公平是一天。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