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繁换将背后 广汽裂变生困

2019-08-08 | 来源:新浪汽车-自媒体综合

  来自帮宁工作室(gbngzs)的报道 作者:姜鹏

  最近,广汽集团跟“三”结缘了。

  首先是三个子板块“一把手”在短短一年内相继调整。继去年8月广汽三菱原执行副总经理张跃赛调任与今年4月广汽菲克原总裁郑杰离任后,2019年7月最后一天,随着一份涉及广汽集团多人岗位变动的名单流出,郁俊也从广汽乘用车调离。

  巧合的是,也是在三年前左右,张跃赛、郁俊和郑杰先后进行新职务认领,执掌各自细分板块。

  更有意思的是,也是在三年前,在成长裂变的广汽传祺、广汽菲克与广汽三菱支撑下,形势一片明朗的广汽集团正有力摆脱广汽本田与广汽丰田两条腿走路,勾勒着自主、日系、美系全面发展的大格局。

  是的,作为三支生力军,广汽传祺、广汽菲克与广汽三菱代表广汽集团新希望,决定广汽集团能否真正枝繁叶茂,开花结果,打破原有边界。

  但这一波有些频繁的换将却把我们拉回现实。


频繁换将背后 广汽裂变生困


  很难规避三家企业目前业绩表现。

  时下,广汽传祺不复往日之勇,调转直下;广汽菲克受挫严重,在低迷中找不到方向;广汽三菱正与负增长做斗争——尽管广汽丰田与广汽本田正当时,广汽新能源用速度展示精进,但两级分化下显然不是期待的广汽集团。

  显然,广汽集团裂变生困。

  “除了新能源有惊喜外,感觉又回到依赖广汽本田与广汽丰田时代。”目睹三支生力军的困境,一位不具名的广汽集团内部人士如是评价,“三年前他们是新生力量,士气足,虽然现在规模大了,但机会已经丢了很多,突破难度显然更大。”

  所以,如果选择权交给你,你会给这几年的广汽集团打多少分?

  01。

  鲜明分化

  倘若记忆没有出错,三年前是广汽集团新时代开启的日子,百废俱兴。

  除了广汽本田与广汽丰田稳健压舱外,广汽传祺正以高速度、高质量运转,风头正劲;广汽三菱带来新劲炫和欧蓝德,在SUV领域露出锋芒;而广汽菲克也沉醉在自由光与指南者的美好岁月里。


频繁换将背后 广汽裂变生困


  那也是一个人来人往的时代。

  2016年6月,郁俊从广汽本田迅速调任广汽乘用车出任总经理,而一手主导传祺品牌发展的吴松出任广汽集团副总经理,离开贡献近10年广汽乘用车一线,包括广汽乘用车原副总经理肖勇等人的工作地点也从番禺区633号变为龙瀛路36号,转战新能源事业。

  更早时候的3月,张跃赛正式担任广汽三菱执行副总经理;郑杰也在2017年的1月认领菲克集团中国区首席运营官(COO)新职务,强化对广汽菲克管理。 

  这些新生力量绽放在枝头,代表着广汽集团裂变延伸的希望。

  2016年底,广汽集团董事长曾庆洪再次厘清“十三五”发展目标。按照规划,到2020年,广汽集团产销目标要突破300万辆,年均销量要实现两位数的增长,营收力争达到4000亿元,希冀自主品牌高速成长与合资公司进一步做大,国内和国外市场能夯实与突破。

  其中,广汽自主品牌要求实现产销100万辆的目标,日系、欧美两个合资业务板块联袂冲击200万辆。


频繁换将背后 广汽裂变生困


  那时候,汽车市场还没经历寒潮洗礼,SUV继续高速步伐。大环境与小气候双向利好下,强周期下的广汽集团逸兴遄飞,踌躇满志,铺陈出一个让人憧憬的未来。

  当然,广汽传祺、广汽菲克与广汽三菱这三支生力军无疑决定着广汽集团事业开花散叶,实现战略性突破的支柱,也是追击北汽集团、中国一汽的倚重,尤其是广汽传祺更是代表着岭南人务实、勤奋和拼搏的成果。

  但在2019年的夏天,故事截然不同。

  2019年上半年,广汽三菱同比下滑达16.1%,为6.3万辆;广汽菲克更是游离在主流之外,完全没有状态,累计销量为3.6万辆,接近腰斩。

  期待最高的广汽传祺动荡不安,上半年累计销量为18.7万辆,同比下滑30.2%,如果剔除新能源部分,这一降幅将扩至32.2%,均落后大盘。

  现实面前,难免人来又人往,于是也有了三位主帅换人举动。

  但三支生力军的退守已经让广汽集团陷入麻烦,有些跌跌撞撞。今年1到6月,广汽集团累计销量为99.96万辆,同比下滑1.69%,尽管跑赢大盘,但与年初所订“努力挑战汽车销量同比增长8%以上目标”渐行渐远。


频繁换将背后 广汽裂变生困


  今年一季度,广汽集团营业收入为142亿元,较去年同期的191亿元下滑25.74%,其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7.7亿元,同比下跌28.4%。

  就在三支生力军遇困、广汽新能源支撑不足下,广汽集团再次依赖广汽本田与广汽丰田——后两者正在以飘红数据攻城拔塞,与三支生力军表现大相径庭。 

  不可避免,广汽集团陷入两级分化的境遇。

  上述内部人士认为,虽然凭借广汽本田与广汽丰田护盘,保证大盘不会失守,但已经很难掩盖在其他板块上的失落,“这是结构性、战略性的问题,即使新能源板块加持,但实际表明广汽集团依然没有走出‘两田’格局。”

  他进一步表示,与之前相比,现在的竞争更激烈了,而三支生力军这一轮出的牌也没太多成效,整体士气不足,“可想而知,未来突破更难了。”

  这样的走向显然不是几年前期待的模样,当然也不是所有故事章节。

  02。

  如何再裂变?

  没有人能抵御时代洪流,在不确定的气息里,广汽集团从2016年底就确定围绕“一个中心、两个不动摇、三个转变”的主线,即以质量、效益为中心,促进集团健康、持续、较快发展;坚持合资合作不动摇、坚持自主创新不动摇。

  而为此,这三年,广汽集团亦不断翻涌,变化不断。

  人事制度与组织机构调整似乎从未在广汽集团停歇。

  早在2017年,为强化董事会、经营层的职责和分工,提高公司运营质量和效益,广汽集团董事会成员由15人减为11名,并不再设副董事长;2018年12月,为构建更灵活的选人用人机制,广汽集团逐步实施公司职业经理人方案。


频繁换将背后 广汽裂变生困


  时间切换至今年4月,广汽集团发布了《广州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及高级管理人员减持股份计划公告》,要求公司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曾庆洪、冯兴亚、吴松等8位集团高层减持公司股份。

  为强化集中管理,广汽集团还成立多个新部门。2019年7月,广汽集团进行组织机构变革,新设整车事业本部、零部件事业本部、商贸事业本部三个事业本部和金融业务本部、数据信息本部,并对原有部分机构设置及职能作了调整与优化。

  其中,颇为重要的整车事业本部将管理协调广汽研究院、广汽乘用车、广汽新能源,强化自主品牌研产销一体化经营和沟通协调效率。

  外延扩张还在继续。这几年,广汽集团先后与腾讯、华为、腾讯、中国移动、电装、滴滴等达成战略合作,在对外开放中向移动出行商转型;它们牵手蔚来汽车成立新能源合资公司;以传祺品牌为轴,它们提速国际化战略。

  来来往往之间,是行色匆匆的人员大规模调整步伐。

  这几年,除了广汽丰田、广汽本田稍显平静外,包括广汽零部件、广汽商贸、广汽汇理、大圣科技、广汽传祺、广汽菲克以及集团总部中高管迎来多次换防与职务变动,甚至存在同一职位多次换人举动。


频繁换将背后 广汽裂变生困


  事实上,仅在帮宁工作室的记载里,涉及多人多岗位的中高管换防就多达三次(2019年7月、2018年8月与2016年6月)

  “换人速度与频次相对突出了点。”一位长期接近广汽集团的业内人士表示,“频繁的调整让外界对广汽集团感觉有些错乱。”

  与这种不解同时传递出来的还有真真假假、时断时续的内部纷争问题。

  严峻的是,这些困恼正与铺面而来的低增长正面冲击。

  当三支生力军遇阻,面对夜凉如水的车市,广汽集团真的已经调整好步伐,去冲击2020年300万辆的目标了吗?

  我们来看现实考验。

  在支柱传祺GS4、旗舰GS8不断退守与GA4一击不中下,权重最高的广汽传祺该如何迅速走出换防震荡期,重新挖掘破局点?

  这些难题已随着传祺GA6临近上市加速到来。

  与此同时,它又该如何与刚刚成立的整车事业部相协同,避免掉入职权不明、多头管理的漩涡里?这样焦虑已在广汽新能源之间蔓延。


频繁换将背后 广汽裂变生困


  还有裹足不前的广汽菲克,它还能否重整旗鼓,在单腿行走中能否借助一体化运营破除结构性难题?这样的不安或许也送给广汽三菱。

  别以为广汽本田与广汽丰田高枕无忧。这是谁都知道不能出错的板块,是广汽集团事业长青的基石,却也被赋予更重的任务。

  按照曾庆洪的说法,广汽本田与广汽丰田要在未来十年内实现销量翻番,各自搭建150万辆的盘子。


频繁换将背后 广汽裂变生困


  但对向来习惯稳健发展、不以速度增长见长的广汽本田与广汽丰田而言,它们又该如何切换节奏,觅见市场间隙,这些诉求在低气压的大环境、其他板块发展遇阻下更为紧迫。

  所以,广汽集团又该如何开启下一个三年,实现裂变?

  当帮宁工作室将上述多个疑惑抛给广汽集团时,集团公关部选择拒绝回答,沉默以对。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