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久弥新的中国戏雕文化

2019-09-02 | 来源:联合日报

  □李学朴
  在华夏戏剧文化的历史沉积中,除却汗牛充栋的文献典籍外,大量的文物亦成为重要的组成部分。古戏台建筑上,装饰有大量戏曲雕刻画,风格各异,生动传神,通过它们可以研究古代戏曲的剧目、演出,乃至服饰化妆,时尚好恶,观众审美情趣及戏曲文化本质。
  古代雕戏于木石宋已有之。十二世纪之初制成丁都赛戏剧演员雕砖,说明北宋杂剧艺人丁都赛早已是妇孺悉知、家喻户晓的女伶了。这方戏剧雕砖的历史价值在于证实了戏曲艺术在十二世纪初已走向极为普及的成熟阶段,这和金元时期的随葬墓俑是一脉相承的,而反映戏剧故事内容本身的戏雕到清代才广为普及开来。可见,华夏戏曲“角色行当” 早于戏剧人物。
  在清代,大户人家的门墙以水磨青砖做门饰,其式样多变,有八角式、执圭式、莲瓣式、寿桃式、画屏卷轴式等等,作为边门、腰门式样,曲尽其妙,成为明清民居建筑中最为雅致的装饰。在水磨砖门墙上,又在角花、过梁、门枋等处雕刻镶嵌精致的砖雕。砖雕的故事内容有历史人物、戏曲故事、花鸟山水,工艺手法有浮雕、透雕,盛行于明清时期的北京、天津、安徽、江苏、山西等地。目前发现最早的是宋代砖雕,砖上有“丁都赛”3字,据《东京梦华录》记载,丁都赛是北宋政和、宣和年间都城汴京的著名杂剧演员,砖雕刻画了她头裹花巾、腰系帕带、背插团扇、双手拱抱的演出模样,造型生动,雕刻细致入微。
  清代戏雕,往往不再雕镂于砖,埋于墓穴冥府之中,而是雕在建筑物上,作用于活人的视觉感官,这类戏雕以清中叶出现的最多。清代戏雕中皆是以戏剧故事情节本身来构成画面,例如制作于乾隆元年至十六年的四川自贡西秦会馆演剧场所戏雕中有“秋江赶舟”,王宝钏“算粮”“登殿”,“郭子仪封金卸甲”等。雕画所表现的常常是最为观众所喜闻乐见的剧目和塑造非常成功的人物。
  清廷曾将《水浒传》《三国演义》改编成宫廷连台本大戏,这也使得这些戏曲在民间有着广阔的舞台。乾隆前期水浒传戏雕,共有人物15人,分3组,忠义堂上宋江端坐案后,草王盔插雉尾,说明乾隆初期就已形成用雉尾表现山大王的形象了,宋江身后的吴用身着褶子式样的垂足长袍,成书于乾隆末期的《扬州画舫录》专门记有以演“宋江杀惜”而著名的演员和流派。李逵是为人们喜爱的艺人形象,雕刀下的他,毡笠而赤膊,颌下虬髯怪目圆睁作怒吼状,两把手中的板斧更突出了他的孔武莽撞。李逵的艺术形象曾经鼓舞过多少反清勇士,难怪清人金连凯站在维护统治阶级的立场上说:“……锣鼓喧阗闹不休,李逵张顺斗渔舟。诸公莫认如儿戏,盗贼扬眉暗点头”。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这座雕有水浒故事人物画的戏台落成后的第二年,清廷便接连颁布了两道禁演水浒戏的律令,后来竟责令各处城乡庙宇的戏楼庙壁上必须立碑,永禁点演包括“海盗” 的水浒戏在内的淫戏。然而,这些绿林好汉戏雕居然被无意中保留下来,代替理应“砌石入壁或悬木榜,写明奉宪示禁字样” 的禁令,足证水浒戏的深入人心。
  贵州石纤万寿宫戏台一组三国戏雕中,有一幅为火烧曹操战船,周瑜、黄盖设下苦肉计,忠厚的鲁肃苦苦求情,可这一切却瞒不过智慧过人的孔明。整个戏雕场面宏大,人物众多,杀气腾腾的周瑜和神情安闲的孔明形成鲜明的戏剧性对比场面,场景的选择、人物的雕刻不能不令每一位欣赏者赞叹那些没留姓名的能工巧匠们的匠心独运。
  虽则清代戏台装饰戏雕画以木雕居多,但也不乏精湛的石雕作品,例如河南社旗山陕会馆悬鉴楼戏台上的石雕就是一例。清后期的戏雕失去了中期的质朴,风格愈见纤细,造型愈益玲珑剔透,而清代前期的一幅天上神祗图戏雕桓侯宫戏台上的戏雕场面人物众多,神态各异,雕工精湛,造型生动准确,是一幅国宝级的戏雕卷,有很高的观赏价值。
  华夏戏剧文化丰富多彩、内涵深遂。虽有着不同的时代风貌,却历久弥新,越千百年而能传扬至今,千人面而不俗,他们饱含着古人的智慧,是古人戏剧文化生活与精神追求的折射,同样也带给今人无限遐思。



河南社旗山陕会馆戏雕

 

 

四川自贡市盐业历史博物馆西秦会馆戏台裙边雕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