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堂山石祠与郭巨传说

2019-09-02 | 来源:联合日报


  □张明慧
  位于济南市长清区孝里镇的孝堂山原本是一座不起眼的低矮山丘,却因其承载着丰厚历史文化而久负盛名。孝堂山郭氏墓石祠是我国现存最古老的地面石质房屋建筑,祠内石壁和石梁上的线刻画像具有很高的历史和艺术价值。1961年,其被公布为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83年,著名国画大师刘海粟来此考察时题写了“孝堂山汉石室”。
  孝堂山最早名龟山,春秋战国时始称巫山。东汉初年,山顶建有一个家族墓地,现存一座石质祠堂和几座石质墓室。由于所留相关史料极少,祠主以及其后大墓主人的身份至今还是一个未解之谜,但从祠堂画像上所刻“令”“相”“二千石”等汉代隶书文字看,祠主生前可能是诸侯王国的“相国”“太守”“县令”或相当级别的官员,拥有较高的社会地位,还有一种说法是其为东汉第一任济北王刘寿。
  石祠仿照汉代民居建筑形式缩比例而建,东西长4.1米,南北进深2.5米,高2.6米,全石结构,单檐悬山式,坐北朝南,室内由一根八角石柱分为两间。从建筑结构以及构件看,后世的许多建筑手法和形式在东汉时期已经形成,因此孝堂山石祠对于研究认识汉代建筑有着十分重要的价值。祠内的3个石墙面及石梁皆有精细的阴线画像,内容包括朝会、拜谒、出巡、狩猎、百戏等汉代现实生活的常见题材,也有伏羲、女娲、西王母、周公辅成王、孔子见老子等神话故事和历史人物题材。这些画像线条刚劲洗练,形象简朴生动,在构图和雕刻上均达到了汉代画像石艺术的高峰。
  孝堂山石祠主人身份至今未解,为何国务院于1961年将其评定为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时却冠以“孝堂山郭氏墓石祠”呢?据该处的管护员兼解说员陈宪忠先生介绍,这是缘于该祠主在历史长河中被逐渐演变传播为大孝子郭巨。史料和石祠上的一些后人题记可以印证这一演变过程。如祠堂隔梁西面的题刻“平原漯阴邵善君以永建四年四月廿四日来过此堂叩头谢贤明”,说明东汉顺帝时的这名题记者邵善就已经不知晓此墓主人姓名。“此堂”“石堂”均是汉代人惯用说法,均指祭祀死者的祠堂。至北魏,时人题记有了变化,如西墙壁的一个题记为“太和三年三月廿五日山茌县人王天明王群王定虏三人等在此行到孝堂造此字”。不久又有人在题记中称“孝子堂”,如“景明二年二月二日吴□□古来至此孝子堂”。北魏郦道元亦在《水经注》中称:“今巫山之上有石室,世谓之孝子堂”。“孝堂”“孝子堂”意思相近,即孝子纪念亲人的祠堂。到了北齐武平元年,陇东王胡长仁出任齐州刺史,他在看过该祠后有感而发,命人在石祠西外墙面刻了整墙的《陇东王感孝颂》,文称“郭巨之墓,马鬣交阡;孝子之堂,鸟翅衔阜”。自此,该处与郭巨产生了实质联系。
  郭巨,生卒年不详,东汉隆虑(今河南林州市)人,一说河内温县(今河南温县西南)人,在缺粮少食情况下,为了更好侍奉老母而要掘坑埋掉年幼儿子。“埋儿奉母”是古代孝文化的体现,并被统治集团加以利用,成为“愚孝”典型之一。从资料看,作为河南人的郭巨和山东没有交集,但在千里之遥的山东孝里却出现了一座郭巨墓,是不合常理的,不少学者如宋代赵明诚、清代翁方纲等均提出质疑。但民间将该处传为郭巨墓的声音甚嚣尘上,“巫山”变为“孝堂山”,地名也由“水里铺”改称“孝里”“孝里铺”,即如今的孝里镇。山以堂称,地以孝名,一切皆因“郭巨”。可见,“孝”得到古往今来民众的认可,这种情结又因缘巧合地附会于孝堂山郭氏墓石祠上,孝文化影响可谓深远。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