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育率低于1,韩国人口恐难守5000万大关

2019-09-06 | 来源:新京报

  长安论道

  人口学家预测,在接下来的半个世纪里,除非韩国的生育率发生明显改变,否则现有的5100万人口可能会减少三分之一。

  根据韩国统计厅最新发布的《2018年出生统计(确定版)》,该国当年的总和生育率仅为0.98,即平均一名女子终生生产不足1名子女,成为世界上唯一出生率进入“零时代”的国家。

  超低生育率意味着韩国正走向人口崩溃。人口学家预测,在接下来的半个世纪里,除非生育率发生明显改变,否则现有的5100万人口可能会减少三分之一。

  韩国成唯一总和生育率低于1的国家

  按照人口学的一般原理,为保持人口的长期稳定,一国的总和生育率至少需要达到2.1的更替水平。换句话说,韩国的总和生育率只有达到2.1,才能使人口稳定在目前的5100万左右。

  值得关注的是,目前世界上有不少国家已经陷入了人口生育率超低的陷阱当中。比如,英国在近两年的总和生育率约为1.8,日本约为1.4。与韩国比较接近的国家和地区则有新加坡、中国香港和摩尔多瓦。不过,由于非洲很多国家高达4以上的总和生育率,使得全球平均值达到了2.4。这也是全球人口依然保持继续增长的重要原因所在。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韩国的人口崩溃也是由多种原因所致。早在上世纪六十年代,韩国政府开始实施全国性的计划生育政策,提倡一对夫妇生育两个孩子。到八十年代,进一步提出了“一胎就好”的人口政策。

  日趋严格的生育政策再加上快速的经济发展,韩国的人口出生率就开始出现了断崖式的下跌。虽然韩国在1996年取消了计划生育政策,到2005年又转而采取鼓励生育政策,但生育率低迷的趋势已然形成,人口出生率不断下降。从2000年到2015年,韩国总和生育率一直徘徊在1.2左右,2017年降至1.05,如今又成世界上唯一的总和生育率低于1的国家。

  韩国女性普遍面临严酷的职场压力

  除了严格的生育政策导致的后遗症之外,更大的原因还来自于经济社会发展对劳动者所形成的生育压力。

  许多研究者都发现,经济发展是人口增长最牢固的“避孕工具”,这一点在韩国体现得尤为突出。工作节奏的加快、劳动时间的延长,使得年轻人压力越来越大。根据经合组织(OECD)的统计,韩国是该组织中工作时间最长的国家之一。

  虽然近些年来韩国政府一直在努力缩短工作时间,但是2018年,该国员工的平均工作时间仍长达2113个小时,是经合组织成员国中第二长的国家,仅次于墨西哥,比经合组织成员国的平均时间多347个小时。

  工作时间长叠加生活成本高,使得越来越多的韩国人选择推迟结婚年龄甚至单身。数据显示,今年6月,韩国的结婚人数为17946,比去年同期下降12.9%。这是自1981年政府开始收集相关统计数据以来,该数值首次跌破2万。

  韩国人的结婚年龄越来越晚。韩国统计局数据显示,2016年,韩国女性初次结婚年龄平均达到30.1岁,男性达32.8岁。调查还表明,将30-34岁和35岁以上视为自己理想婚龄的未婚男性,占受访男性总数的58.7%和28.7%,而将28-29岁和27岁以下视为理想婚龄的比重,仅为8.7%和3.9%;另一方面,将30-34岁和35岁以上视为自己理想婚龄的未婚女性,占受访女性总数的62.8%和17.4%,而将28-29岁和27岁以下视为理想婚龄的比重,仅为14.5%和5.4%。

  韩国女性一直是劳动力市场中的弱势群体。在传统的“男主外、女主内”的婚姻模式被淘汰后,许多女性也开始走向劳动力市场。但是,女性在劳动力市场中受到的压力更大。OECD的调查发现,在韩国,女性只能够获得男性工资的63%,这是该组织全部国家当中,男女薪酬差距最大的国家之一。

  为了保住来之不易的饭碗,许多女性不得不更加努力地工作,花更多时间参加培训以给自己“充电”。由于许多韩国公司不愿雇用当了母亲的女性,导致不少年轻女性对婚姻产生一定的畏惧感。

  韩国统计局的一项调查发现,只有45.6%的韩国适婚女性认为婚姻是一生中应该做的事,比男性62.9%的比例要低得多。越来越多的韩国职业女性倾向于晚婚甚至不婚,适龄生育女性的未婚率、不婚率提高,导致婚内生育率下降。这些因素最终导致韩国生育少子化、独子化甚至无子化趋势愈演愈烈。

  近年来,韩国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措施,试图挽回低迷的生育率。这些措施包括减少工作时间、增加对单亲家庭的支持、增加日托中心数量并延长开放时间,以及对带薪“父亲假”(陪产假)的小企业提供财务支持等。但客观而言,这些措施的效果并不明显,超低出生率的趋势,很有可能会继续下去。

  □李长安(经济学者)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